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穿越重生 -> 名门医女

番外 抓周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Δ』你Δ我』Δ看书网Ww%W.%25ksw.com
    转眼间一年就过去了,多多和晓晓也一岁了。

    这一日大清早,两个小家伙醒得特别早。由着奶娘给他们换上喜庆的衣裳,精致的虎头鞋,便迫不及待的迈着小粗腿儿往扶摇居的正屋跑。

    还别说,这两个小家伙儿就是比别人家的孩子要能干。才九个月的时候,就已经能够扶着丫鬟的手下地走动了,还不到一岁就能走的顺顺当当。个头儿也比同龄的孩子要高上许多,不知道的还以为两岁了呢。

    “邦哥儿,妩姐儿,走慢些,小心摔着。”围着两位小主子转的丫鬟婆子无不提心吊胆,生怕这两位金贵的哥儿姐儿有个什么闪失。

    如今的镇北侯府,这两位才是最大。去年冬里,老夫人凌氏突然病重没能扛过去,就这么走了。杨氏便荣升为老夫人,裴瑾这位少夫人也荣升为夫人。少爷小姐们的称谓,也都跟着提升了一辈儿。

    虽说一般官宦人家的长辈亡故,都要回乡丁忧。可皇上倚重镇北侯府,破例让他们一家子留在了京城。即便是卢少棠卸下了官职,不用每日去朝堂报到,可只要皇帝一有事儿,他还是得奉召进宫去帮着分忧。

    在外人看来,这也算是对侯府莫大的恩惠了。

    孩子们的周岁,本来不宜操办的。但谁叫喜欢这俩孩子胜过自己亲生儿子的皇帝老爷一道圣旨下来,就给俩孩子封了世子和郡主的封号。不得已,侯府只得开门迎客,在太夫人的丧期内摆酒了。

    “一切都安排妥当了?”裴瑾也起了个早,里里外外不知道多少事儿等着她来操持。

    杨氏本就对管理中馈的事儿不感兴趣,也乐得清闲。昨儿个小杨氏一家子过来,姐妹俩同榻而眠,聊到很晚,这会子估计还没起身呢。

    “夫人就放心吧,已经理过好几遍了,不会出岔子的。”侍书侍画梳着妇人头,面上都泛着红光,可见婚后日子过的还不错。

    裴瑾喝了口茶,才继续说道:“一会子有不少的女宾要来,后院的门可要看紧咯…另外,与卓家相邻的那道院墙,也要派人守着,免得又闹出什么出格的事儿来,惊扰了院子里的宾客。”

    “那卓公子也真是的…没事儿就喜欢在院墙边吹个笛子,抚个琴,扰的侯府不得安宁。”说起这事儿,扶摇居的丫鬟们就头疼。

    若是传出什么不好听的话来,岂不是有损夫人的清誉?

    为了这事儿,卢少棠还曾经一度想要将他们的寝房挪去别的院子呢。不过裴瑾住习惯了扶摇居,懒得搬动。

    就当那些琴声笛声是胎教音乐好了,第一公子的技艺也算是有些价值了。(卓三公子:囧…。)

    “娘…娘娘…”裴瑾这头儿还没忙完,就听见两道软绵绵娇滴滴的嗓音从门口传来,脸上的严肃也渐渐的转为了亲切和柔和。

    “到娘这里来。”裴瑾冲着两个小家伙招了招手,两个肉乎乎的娃娃就跑的更起劲儿了。

    只是,身后的丫鬟婆子却是吓得不轻。

    好在两个小家伙走路很稳,并没有摔着,这才让人松了口气。

    “娘…泡…”还有些口齿不清的妩姐儿张开双臂,谄媚的朝着裴瑾眨了眨眼。

    “娘…抱…”邦哥儿倒是说得清楚一些,不过这撒娇的功夫与妹妹不相上下。

    裴瑾一手抱起一个,将他们放到自己的腿上坐下。先是每人脸上亲了一口,这才询问起一旁服侍的奶娘。“哥儿姐儿昨儿个什么时辰睡的?”

    两位奶娘不敢大意,忙上前屈膝行礼,道:“回夫人的话,哥儿姐儿酉时就睡了。”

    裴瑾赞许的点了点头,不想孩子们睡的太晚。

    见夫人点了头,两位奶娘这才如蒙大赦,可后背还是忍不住泛起一阵寒意,额头上也冒出了一丝细汗。

    这两位奶娘是后来的,在得知前头两位奶娘因为不尽心,差点儿让两位小主子遭了大罪,而被发卖的下场之后,做起事来也就谨慎了许多。

    夫人看起来和颜悦色,很好说话的样子。但是相处的时间久了,才知道这样的和颜悦色也是有底线的。不超出这个底线,犯点儿小错,夫人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会太过认真。可若是不识好歹,亏待了两位小主子,那下场可是不一般的惨。

    都说侯爷冷起脸来的时候,让人不寒而栗。夫人不笑的时候,那也是很可怕的。只一个眼神,都叫人心惊胆战,魂不守舍。

    “早上可吃过了?”孩子嘴上不经饿的,尤其是正在长身体的时候。裴瑾就不得不多关心一些,多问上两句。

    奶娘笑着福了福身,道:“早上起来吃了一回奶,又喂了些水。”

    裴瑾满意的点了点头,便将注意力放在了两个孩子身上。

    卢少棠太过严肃,又觉着两个孩子霸占了他的娇妻,故而在孩子们面前一直扮演着严父的角色。所以孩子们在父亲的怀里,是安安静静,不敢有任何的调皮。但相反的,在母亲的膝上坐着,就没那么安分了。

    “娘…高高…”妩姐儿睁着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嘴巴不时地蠕动着,看见桌子上的吃食,就伸出了胳膊。

    那是一盘刚出炉的云片糕,香味扑鼻,难怪小家伙会忍不住咽口水了。

    两个小家伙正在长牙,裴瑾可不敢给他们多吃甜食,便让丫鬟递来一小块,放到妩姐儿的手里。

    裴瑾看她吃的香,忍不住摇头道:“真不知道她是随了谁的性子,完全就是个小吃货!”

    丫鬟们个个捂着嘴笑,小郡主的确是很爱吃。

    “娘…吃…”小家伙似乎听懂了大人的话,忙将手里的糕点送到裴瑾的嘴边,讨好的说道。

    “你吃,娘不饿。”尽管觉得女儿的吃货属性不怎么雅,但裴瑾还是宠溺的看着她小口小口的吞咽着,就算口水流下来,滴到她的衣袖上也可以当作看不见。

    邦哥儿见妹妹吃的香,也砸了咂嘴。不过,可能是男孩子的缘故,却没有伸手要吃的,而是在母亲的怀里蹭了蹭,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妹妹。

    “多多也想吃吗?”裴瑾关注女儿的同时,也没忘了儿子。

    邦哥儿思虑了一会儿,还是摇了摇头。“牙…牙…”

    “哟,还知道在长牙,不能吃甜食呢…”卢少棠从外头进来,见两个小家伙又赖在妻子的怀里不肯下来,就忍不住调侃起来。

    “爹…”妩姐儿见到父亲,格外的高兴。

    卢少棠上前,一把将女儿抱了过去。“拿条帕子过来。”

    立刻,就有丫鬟送上柔软的帕子。

    卢少棠亲自给女儿擦了擦嘴角的口水,然后将帕子往旁边的桌子上一丢。“你这丫头,忘了什么也不会忘了吃!”

    “能吃是福。”裴瑾在旁边补了一句。

    卢少棠嘴上这么说,心里其实可高兴了。

    每逢过年过节,皇帝就要将他的一双儿女接进宫去玩上一日。就让这俩小吃货进宫去吃穷了他们的皇帝干舅舅,哼!

    “一会子宾客们该来了,抱他们下去梳洗一下。”裴瑾见两个孩子脸上都有些脏了,便招来奶娘,将他们递了过去。

    两个小家伙还算懂事,没有哭闹,乖乖的跟着奶娘下去了。屋子里头服侍的丫鬟也自觉的退了出去,不敢打扰两位主子说话。

    夫妻俩得了空,这才能够享受一下二人世界。

    “多多和晓晓越来越沉了…平时就让奶娘丫鬟抱着,免得累着了…”卢少棠心疼妻子,自然不想让她太过劳累。

    操劳一府的家务,已经够费神了,还要亲自带孩子,哪里吃得消?

    “习惯了就好。”原本养尊处优的她,抱一会儿就会胳膊酸,腰腿痛的。时间一久,这些问题也就不是问题了。

    卢少棠却是不太满意这个答案。要知道,妻子白天太累,晚上可就无法让他好好的尽兴,这怎么成?!

    “孩子越来越大了,也该学着独立了…”

    “才一岁大的孩子,你让他们怎么独立?”裴瑾有些哭笑不得。

    他这个当爹的,还真够狠心的。

    卢少棠摸了摸鼻子,知道说不过娇妻,只得转移话题道:“裴祺和季霜的亲事都定下来了,过阵子又有得忙。这段时日就好生歇着,若是累坏了娘子,为夫于心何忍?”

    裴瑾娇嗔的瞪了他一眼,嘴角的笑意却是更深。“知道了…”

    说起来,裴祺还真是走运。不但将来要继承裴家的家业,官运也亨通,一路做到了正五品的京城守备,负责指管理军队总务,军饷,军粮,可谓春风得意。后又碰巧救了国公府的孙小姐,这才有了才子佳人的一段姻缘。

    说起来,能娶到国公府的小姐,那也是高攀了。不过如此一来,裴相从首辅之位退下来,裴家在京城的地位倒不至于一落千丈。

    至于季霜,搬出侯府之后倒也明白事理了一些。虽然对杨氏给她说的那门亲事不大满意,却还是乖乖儿的在府里备起了嫁妆,没再闹下去。其实,杨氏介绍的那门亲事倒也过得去。对方虽说是个富商,没有功名爵位在身。但起码嫁过去衣食无忧,又没有公婆要伺候,不知道多逍遥快活。

    “侯爷、夫人,李家两位姑奶奶过来了。”侍书敲了敲门,在得到回应之后才走了进去。

    李家是裴瑾的舅家,一向交好。裴瑾听闻两位表姐过来了,忙起身相迎。

    李芳语和李芳莹都已经是好几个孩子的母亲了,这一回过来道贺,每个人身边都跟着两三个娃儿,看起来粉嫩粉嫩的,煞是可爱。

    “还不给你们表姨母请安?”见到裴瑾迎出来,李芳语姐妹俩忙催促着孩子道。

    几个小萝卜头,最大的也才三四岁,虎头虎脑的,当真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学着样子作揖行礼,更显的憨厚可爱。

    “哎哟,快些免礼…”裴瑾一边伸手虚扶了一把,一边给一旁的果儿使了个眼色。

    果儿忙拿出几个沉甸甸的荷包,递到几个孩子手里。

    “每次来都让表妹破费…还不快谢谢你们表姨母。”李芳语李芳莹说着客气话,日渐富态的脸上也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因为镇北侯府的崛起,以及李家跟裴瑾这位侯夫人的姻亲关系,两位表姐的婆家也不敢向以前那般给她们摆脸色看了。加上几位连襟都想着与侯府结交,故而这表姐妹俩近几年来可谓是过得顺风顺水。

    当然,她们也记得这份恩情,所以一大早就到带着孩子们过来祝贺了。

    卢少棠很少在府里,这也是李家两位姑奶奶头一回见到他。双方见了礼之后,卢少棠便上前院儿招呼客人去了。

    “邦哥儿和妩姐儿了?”上一回见,还是在襁褓中。两个一模一样的小家伙,不知道惹得多少人疼爱呢。

    故而,这才刚坐下没多久,两位姑奶奶就惦记上了。

    “刚才吃了满嘴的东西,让奶娘带下去梳洗了。”提到一双儿女,裴瑾也满是为人母的骄傲和喜悦。

    “听说哥儿姐儿九个月就会走了?”李芳莹怀里的姐儿一岁了,都还一直抱着,不肯下地行走呢。

    裴瑾笑着,道:“这俩孩子玩性大,抱不住,索性就放地上爬了。跌跌撞撞的,走路也就早一些。”

    李芳莹点了点头,心想着回去之后是不是也试一试。

    不一会儿,两个惹人疼的小家伙便撒开腿跑了进来。“娘…娘…”

    看着肉团子一样玉雪可爱的娃儿一路小跑着进来,可把屋子里头的几个小萝卜头给乐坏了,也都围了过去,想要与这兄妹俩亲近。就连李芳莹怀里的那个,也一直望着会走路的哥哥姐姐们,羡慕不已。

    “带孩子们下去玩儿吧。”裴瑾倒乐意儿子女儿多几个玩伴儿,便大方的让丫鬟带着一群小萝卜头下去了。

    屋子里只剩下表姐妹三人,说起话来也就畅快多了。

    女人们聚在一起,无非就是聊些家庭琐事,奶娃子,或者是京城里头的八卦新闻。尤其是李芳莹,最喜欢听些奇闻轶事。

    “听说隔壁卓府的三公子订了亲,却迟迟不肯迎娶,可把丈人丈母娘给气坏了!”

    裴瑾也听闻过这个小道消息,不以为意的笑了笑,道:“第一公子,眼界自然是高的,哪里肯轻易的娶妻?”

    “听说卓三公子本来是有个心上人的,可惜最终不能在一起,这才被家里逼着娶了一个门当户对的女子。”李芳莹煞有介事的说道。

    裴瑾只觉得暗暗好笑。

    这流言还真是可怕!竟然歪曲事实到这个地步。

    “不管怎么说,都已经是订了亲的人了,就该负起责任来。这般作践那未过门的妻子,实在是不该。”李芳语是个传统的贤妻良母,自然是站在正义的一方的。

    裴瑾点头附和,并没有告诉她们这第一公子的心上人,是只有过一面之缘的自己。

    不一会儿,外头便渐渐的热闹了起来。裴瑾作为府里的女主人,自然不能怠慢了客人,便与李家姐妹一同出去见客了。

    虽说只是个抓周礼,也没打算大办。但还是有不少的客人闻风而来,瞬间就将侯府的厅堂给挤满了。当然,他们也都没空着手来,贺礼也是堆了满满的一屋子。就连宫里的那位,也派人送来了贺礼,而且还都是价值不菲的稀世珍宝。

    有人送,裴瑾自然不会拒绝,便大方的收下了。

    大宴宾客之后,便轮到两个小家伙出场了。

    早早收拾好的客厅里,已经铺上了大红色的缠枝花纹的地毯,地毯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东西。兵书宝剑,算盘元宝,玉佩珍珠,应有尽有。还有官帽酒杯各种精致的小玩意儿,五花八门,看得人眼花缭乱。

    裴瑾命奶娘将两个孩子往毯子的一头一丢,便在另一头朝着两个小家伙招了招手。“邦哥儿妩姐儿,过来看看喜欢什么?”

    两个小家伙见到娘亲,顿时就来了精神,撒开小粗腿就往前迈。当然,在行走的过程当中,也没忘了看看身旁那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

    邦哥儿性子比较安静,看见喜欢的就抓在手里。故而走到裴瑾跟前的时候,怀里已经塞满了一堆的东西。金元宝,玉佩,兵书,样样都不放过。于是众宾客便讨好的说道:“小世子将来是个有出息的,定会像他的父亲一样,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至于妩姐儿,向来是个爱干净的。所以再好看的东西,她只是瞄一眼,却没有去拿的打算。就在快要走到尽头,众人有些失望的时候,她忽然蹲了下去,朝着地上的一盘凤梨酥抓了过去。

    打量了两眼之后,便一把塞进了嘴里。“娘…吃…”

    裴瑾无语。

    这闺女,果然是个吃货么!

    众人面色尴尬,但还是忍不住赞道:“郡主仪表大方,不是个贪财贪权的,能吃是福,能吃是福啊…”

    裴瑾脸上浮起淡淡的红晕,与卢少棠对视了一眼。

    卢少棠安抚的拍了拍妻子的肩膀,小声道:“不求丫头能富贵滔天,能吃能睡也就知足了。”

    看着一双儿女满心欢喜的又是跳又是叫的,裴瑾满足的笑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