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网游言情 -> 星辰之主

第四百七十章 都有份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Δ』你Δ我』Δ看书网Ww%W.%25ksw.com
    “真是个莫名其妙的家伙。”三千多公里外的阪城北山湖,罗南敲击桌面,发出吐槽式的评价。

    正梳理情报资料的殷乐抬头:“哪一个?”

    “就是那个黑雾。好好的灵体状态弄得浓烟滚滚。”

    “呃,先生,我们教团的黑烟魂躯其实……”

    “那是灵魂力量与形骸的干涉方式造成的必然结果,可这位纯粹就是障眼法,故弄玄虚,吃饱了撑的!”

    罗南拍起了桌子,他才不会告诉殷乐,他是因为需要额外消耗脑力去模仿这种无意义的外形而烦躁。也是由于这份情绪,他对黑雾其他方面的做法也是百般看不过眼。

    所以他要批驳,大大地批驳。

    在工作区草草绘制了一幅简图,罗南便揪着里面的关键环节,一通狠批。

    究其本质而言,黑雾的灵体状态,就是持续向外放射的、令周围精神物质结构秩序失谐的干扰波。因此颠倒纷乱,全无规律可言。越是这样,灵体内核越需要保持一个平衡。

    黑雾采取的是“外乱内静”的方式,表里两层,表层随意折腾,里层则镇之以静,这样好处是比较稳定,不至于被失谐的干扰波反噬成疯子,但混乱失谐的波动就流于表面,精神与物质层面的干涉强度就上不来。

    “资料上说黑雾精于诅咒,不擅攻坚,这就是胎里带出的毛病。这家伙确实应该深入学习一下构形知识,还要提升一下胆识!折中平衡有啥意思?多在构形流变领域下功夫,似乱实稳、似动实静,实现一种风暴漩涡式的动态平衡,威力不就一下子上去了么?这样也更容易和渊区风暴形成共鸣……”

    是你又拿错了参照系!

    殷乐心中的吐糟无论如何也不敢说出口,她不太明白为什么罗南揪着黑雾不放,但也没有为那个素不相识的家伙说情的义务。

    罗南的批判不影响他做正事,此时他已经对照着黑雾的灵体结构,将那失谐的干扰波状态模仿得惟妙惟肖。至于内层的平衡是选择静态还是动态,根本不用多想,肯定是精益求精啊!反正外面给人的感觉都一样……

    唔,缺少了对应的“染料”,做出来的“黑雾”色调要淡了一些,希望别很快被识破吧。

    很快,“黑雾灵体”重新显现在荒原之上,基本也模拟了个七八成相似。当然这个模仿作品属于灵魂披风的干涉造物,属于远程遥控的“工具”,和出窍灵体还是有本质差别的,

    活有点儿糙,时间节点把握得倒还不错,仿制刚刚完成,天空中作为监控载体的渡鸦便振翅飞过。

    罗南本来不想搞这么急,他都已经让殷乐去购置原料,准备让瑞雯辛苦一趟,在这片荒原搭个传送阵,再来一次肉身传送,以期锁定爷爷实验室的坐标后,扎扎实实进行研究探索。

    可是计划赶不上变化,角魔那厮竟然一女二嫁,将正式坐标卖给了富山拍卖行之后,又把它仅有的一点儿剩余价值给榨干取净,忽悠了这么一帮人过来!

    罗南肯定不能坐视。

    他选择以黑雾的身份进入,是巧合,也有几分无奈。巧合的是这位黑雾比较适合他临时扮演,不需要多走一个传送阵的环节;无奈则是因为突然现身在那边的万塔万院长。

    罗南至今也不明白万塔怎么会掺合到这种事情上来,可他深知,那位坚定的唯物论者,对于物质世界变化的敏感度,简直匪夷所思。以凝水环为基础的灵魂披风,对于周边环境中水分子的影响作用,别人感觉不到,却已经屡次引起了万院长的注意,就像几天前的洛元一样。

    在没有明确万院长的立场之前,罗南还是想做一下遮掩。

    必要也可能不必要的伪装完成了,可罗南一时间有些糟心:接下来做什么?

    标准答案是找到爷爷实验室的入口,进行探索和保护。

    但现在的情况是,罗南启动搜索工作,远在他解析扮演黑雾之前。当角魔废话连篇的时候,他已经做了好几轮排查。想来参与者中也没有像他这样,感知可以轻松覆盖半径三百公里范围的人物。

    可是,前期排查没有任何结果。

    罗南还担心角魔信口开河,三百公里半径只是虚数,又外扩了两百公里,百万平方公里区域内,上至平流层,下到地底近百米,几乎都搜检了个遍,却仍没有“实验室门户”之类的痕迹。

    其实这才是罗南烦躁情绪的根源。

    角魔的演讲和解释都已临近尾声。

    此时他正根据崔成赫的问题,对罗远道的荒野实验室做一个定性:“我认为,这间实验室很有可能是一位‘半位面’,类似这样的,我就不需要名词解释了,差不多就类同于深蓝世界,或者现在太平洋上正折腾不休的那种吧。

    “当然规模完全没法比,你们可以将它视为一个山洞,只不过没有山体基座,有的只是某种时空凹陷或残余?”

    角魔毫无负担地自造名词,嘎嘎笑出了声:“具体的,我也没法说更多,到那边一看,明白就是明白,不明白就是不明白。我只是想再强调一遍,就算咱们大家走狗屎运,找到了实验室入口,但缺失了锚定设备,门户不稳定,空间不稳定,随时可能被弹出,也可能就此失踪、死亡,出现了类似后果,我是概不负责的。”

    “还瞎逼逼什么?再折腾下去,黑雾那家伙真的就跑了!”马猴真的是不耐烦了,在内部通讯网上喋喋不休地发泄。

    “既然他之前没有跑掉,现在肯定不会再离开。”内部通讯网上,净心再次给躁动的马猴降温,“现在的关键在于,原本应该顺畅进入的实验室大门,都给掩埋在了这几十万平方公里的荒原上,我们必须抓紧时间重新把那个门户给挖出来,再把这些人通通塞进去,才是正理。”

    “这些人?你说的啊,一个个都是过来验货的,还真能把他们给做掉不成?”

    “就算是以前的计划,也没有必要把他们都做掉呀!而且黑雾那个家伙,可是你说的,他是完美的实验品!难得有这么好的一个目标,再被你生生玩儿坏掉,要不回头你向教宗、真神去汇报?”

    马猴不吭声了,但这个时候,本应该对外慷慨陈辞的角魔,却抓个空当插入讨论:“黑雾这个家伙我听说过,是个超级胆小鬼。刚才说要离开也不是假的,如今都跑到百公里开外了又停下,也许有什么新发现?”

    马猴和净心眼前都是一亮。

    角魔分心二用,一边暗中讨论,一边给自家的演讲收尾,他拍击巴掌:“时间宝贵,考验大伙儿运气的时候到了。顺便再给大家透露个消息,也算是个广告吧。富山拍卖行的春拍时间,是下个月的十三号,据说将在某处公海区域举办。

    “所以,理论上我们的搜索和研究的最大期限,大概是半个月。嗯,富山那边会不会为了保值而中途干预,也说不太准,各位心中有谱就好了。”

    期间,净心招呼肥龙询问黑雾的情况,后者简单回答:“不知道。”

    “不管怎么说都是一条线索,不要做得太明显。马猴突前,我多跑一段路,从侧翼包抄。”净心还在通讯网上当指挥,然而马猴见角魔终于收尾完毕,已经迫不及待朝着黑雾离开的方向大步狂奔而去。

    比马猴略晚一些,加德纳、崔成赫等人也算是认可了角魔的说法,都登上了各自的载具,准备进行搜索工作——当然,角魔主动提出的延迟交付尾款的方案,也是很重要的因素。

    加德纳专门选择了经过角魔的方向,将庞大的越野车停在角魔身前,居高临下询问:“我更感兴趣的是,你所说的‘出了小状况的额外福利’,是什么?”

    角魔秒回:“一把钥匙。”

    “开门的钥匙?具体形态是……”

    “一个女人。一个掌握了锁定、开启这个门户的女人。”

    角魔这一番话,差点儿把已经远去十多公里外的净心、马猴等给吓了回来,纷纷在通讯网上发话:

    “你疯了吗!”

    “别信口开河,吴珺是非常珍贵的独家资源,有她在手,可以搞清楚很多隐秘……”

    “然而她的保质期只剩下半个月,富山拍卖行的春拍过后,在全球最高端的势力面前,那里面的秘密早晚会被挖掘出来。我们就算掌握了又有什么用?时间够吗?还是教团准备出价竞拍?又或者,你们真以为幸运女神是我相好,随随便便就能上手?”

    角魔几句话把净心、马猴给噎住,肥龙又不表态,再也没有人能阻止他了。

    越野车上,加德纳被撩起了兴趣:“有更详细的资料吗?”

    “当然。”

    在周围晃悠的华点,不知什么时候转了回来,加入交流:“我也希望获得一份资料,满足好奇心。”

    “还有我。”崔成赫的摩托也驶过来。

    角魔呵呵地笑:“没问题,没问题,见者有份。”

    资料传输很快完成,加德纳心满意足,他踩了脚油门,越野车卷起漫天沙尘,与角魔擦身而过,他大笑着翘起拇指:“共享愉快!”

    角魔钉子般站在飞扬的尘土中,注视远去的越野车,嘴边笑容不减,且愈发扭曲,喃喃道:

    “共享愉快!”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mm55589621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