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玄幻仙侠 -> 争锋地

第六百八十九章 全是一个德行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Δ』你Δ我』Δ看书网Ww%W.%25ksw.com
    而秦健此刻内心之窃喜可算无与伦比!一下竟然得到一组十只傀儡人,要是放将出来那可是一笔不小战力,正好拿回家给自己众兄弟姐妹们当护卫用。呵呵!

    没想经他如此一设想,胆子竟蹭蹭往上涨。此刻眼珠子一转,立马计上心头。于是还没等袁娇娇与固男清醒过来,直接跑去了那雷门里面而去,不一会里面仅响了几声轰隆声后,秦健又是安然从里面走了出来,不过脸上那个叫激动与兴奋!

    场上众人可算是彻底被其牛掰举动给震愣了!“有这样的吗?哦,人家一起去,白骨出来,你老人家一进去安然出来,且还上了瘾似的继续再进别的门里兜风,这算啥?还让不不让别人活吃啦。。。。。。”

    呵呵呵,反正所有人全是愣在场上,就像看戏一样盯着秦健在那生猛表演。这不是嘛,人家又有新举动啦!对,进完了这门秦健此刻又进入了那雨门,完了又从电门进入而后安然走了出来。完了他朝众人拱了一下手,接着微微咳嗽了声后,才正式对众人宣布道:“各位,所有门内已然再没有任何考验之物了,大家快进去领玉简吧?”

    “啊!“”啊!“”啊!。。。。。。”现场除了叫啊以外再没有其它,就算那融少也是一样。场面实在太过震撼了,以至众人至今还没回过味来。

    “哼!投机取巧之辈,也敢来本君道场撒野!。。。。。。”突然间整个偌大厅堂内充满了这种严厉之音。

    “哇了个彩!糖豆,此次咱们哥俩玩大发了!”徒闻严厉声音质问自己,秦健内心可是虚得很!

    刚刚他之所以在那风雨雷电四门内能将所有傀儡全部顺出来,说来一是糖豆能快速制伏那些傀儡之故,二来就是秦健自身对这些傀儡人太垂涎三尺了。一看其强大就根本制止不住内心那份欲望,手心更是奇痒无比!无来由之间那空空之瘾猛然大发而起,以至胆子也是异常之壮,根本不管此地是否是达几纪元之前的前辈大能所留之物,先直接收了再说。

    其实论来还真不能怪他,试问但凡有谁一经拥有糖豆这样一只身具惊天能力的本命兽,必定都会生出此心。另个就只能怪那傀儡太过强大太过让人喜欢了,可以说一经拥有这么一批傀儡魂虚境以下简直横着走啊!

    此刻还真不得不提一提这些傀儡。原来其它三门内傀儡与风门内有些不一样,风门里头傀儡全是人类模样,而其它三门内竟是仿照圣兽与荒蛮巨兽以及星空天兽模样所制,且所施展阵法本领也是迥异。除去秦健最早风门所得傀儡施展拳术外,其余三门内傀儡手中全拿着武器。雨门内傀儡拿着长剑,一经施展开整个剑阵连绵不绝,当时如不是有糖豆直接将秦健全身包裹,当真不出十息,秦健就可能成为一堆白骨。

    而雷门内荒蛮巨兽模样傀儡竟然手拿獠牙棒,那个叫锋利瘆人,直到此刻秦健还心有余悸!若是谁运气不好进入此门,不想用,如没有绝世神甲护身,能有全副白骨出来,你就得感谢那傀儡手下留情了!

    最后电门内傀儡俱是使用双刀,说来更是可怕!当十只也不知是何星空天兽模样的傀儡双手挥舞着双刀过来时,你根本就看不见什么傀儡了,而只觉一阵阵雪白透着寒气的罡风吹来。完了当秦健刚一进入,一觉此般凶险而想自护时,其身上早已挨了近千刀。若是谁运气不好进入此门,那个真叫千刀万剐。

    随着场上那严厉谴责声音过后,居然也没发生任何额外不好之事,以至让正凝神而待准备乘机遁逃的秦健真不知该如何。于此只好偷偷向糖豆传声道:“糖豆,你可窥见这说话之人在何方吗?”

    “不得见。。。。。。”糖豆也是一片无奈之声。

    “小主人,你可要小心此。此刻发出警告之音的是那泰晤道君存留于此的一抹神念,也许是时间过于长久,经才没有能力直接出手惩戒于你,不过等下边你再深入得宝时,可要异常小心。因为你那本身气息,对方早已熟悉了!”老包传来警讯道。

    “一抹神念经过不知几个纪元之久竟还能有此等能力?”秦健闻此不由伸了伸舌头,忙着向老包传声询问。

    “有!只要你达到了魂虚境,你也可以随时将自身神念留在任何地方。当然此中能力俺老包当初也仅在蒙纳境,没有掌握。不过凭猜测也可知其神念内必然是加持了本身灵魂,另外再布置一个生息不绝法阵,在圣源之力加持下,神念留存久远应该能够做到。”

    “这般神奇?那神念长久于此,究竟是能长期与本体产生联系呢,还是就在一时间可以产生联系,或者说只要本体重新寻找到这抹神念,依旧可以与其联系?”秦健可算个好奇宝宝一样,当场快速而问?

    “呃!俺老包也没这般做过,不过想想应该不能长期勾通,不然不是到处布置一个神念于那,就可掌管整个天下啦?”

    “咯咯咯,老包,你不知并不代表俺也不知呀!”

    “饺子,你个小东西竟然又多嘴多舌学俺老包说话啦。。。。。。”

    “马马虎虎毛毛雨啦!”

    “切。。。。。。”

    “咯咯咯!哦,对了老包,你刚刚所说确实是有些道理,若有人确实是神通广大,还真可以到处留存神念。当然你不可能处处留存有带自身灵魂气息的神念,不然你那灵魂分散成太多份,弄不好就有魂飞魄散之危!要说这世就有许多强者,他们为了保命,经常会将自身一抹加持灵魂后的神念留存于一秘地,一旦本尊身殒,从而有机会可借此还魂。刚刚那道神念,里头灵魂之力还是太过稀薄,然而能坚持到这么多年,足见其本尊当年实力可谓逆天!”

    “饺子,你说那泰晤道君在这圆寂之地该不会如你所说还置留有一道强大神念于此吧?”秦健这下内心惊惧,不由快速插话道。

    “哥哥,此刻还真不好说,以我眼前感知,此地不时散发着强大灵魂之力,很有可能此地会是一道坑。”

    “坑!咝,那我们。。。。。。”闻此秦健可算内心一沉。若真是如此,此行自己可得早做万全准备,就算那泰晤道君真拥有窥天神术,眼前自己也不能如迎接师门一般,去与那泰晤道君打交道。

    毕竟泰晤道君也不知是几个纪元之前的老怪物了,一旦发生夺舍之事,自己幸运之子出身可是人家最好之宿材。此等事情,老包以前与自己无事时谈论起来,自己至今还印象深刻!

    “哥哥,你不要太过担忧,此刻有我饺子呢!如果对方真是灵魂体,若不对哥哥有害还好,若是真想伤害哥哥,那我饺子这关对方肯定过不了!”

    “饺子,不得不说,哥哥此番还真要靠你出大力,到时你可给哥哥打起精神来!”

    “得勒!我饺子可是个人才,些许小事就是毛毛雨啦!咯咯咯。。。。。。”

    “嘿,全是一个德行!哈哈哈。。。。。。。”

    秦健此刻默不作声和糖豆,饺子、老包传着话,现场之人可算已经彻底恢复了灵智。本来听说秦健将那四道门内考验全部给破坏一净,他们内心可是异常高兴,然而经那道严厉声音警告过后,在场众人又有些踌躇了,也不知此刻如秦健所说进去弄个玉简出来先,还是于此先等上一阵观察观察,看别人怎样做?

    而那融少此刻一恢复灵智,倒是立马幸灾乐祸起来,笑着大声向秦健方向嘿笑道:“我说,那牛人,你该不会是怕了吧。刚刚你那表演不是让人高看一眼吗,怎得此刻于那一声不吭啦?”

    袁娇娇与固男也早已清醒,一闻见那融少如此挑逗秦健,立马过来向秦健推了推。秦健经此抬起了头,完了向二女微微一笑道:“我们快走吧,也不知里面是否真藏着传承之宝,到时如晚上一步被别人所得,那可得不偿失。”

    “秦健兄,刚刚那声音。。。。。。”

    “无妨,你不是看我根本没事吗?”

    “这。。。。。。”

    “呵呵呵,我们先进去看看究竟,如果真有可能,我们拼上一拼,实在无缘我们也不强求如何?”此刻秦健也不能将话给讲死,就算他感觉饺子说此地是个坑有较大可能,但它也没有排除此地就是那泰晤道君真正传承之地。由此这先机还是不能失,万一前面有人早已入了泰晤道君法眼,后面之人再想争夺,那可是即费力也不讨好。如是那泰晤道君脾气古怪那更容易引发无妄之灾!

    “嗯!”闻此两女再无疑问,于是准备将手中玉简给打开。

    可就在此时,那融少已然快速前来,直接向袁娇娇与固男质问道:“袁姑娘、固姑娘,此行我看你们是傍上这个小白脸了!如果你们觉着我融少无能,那此番咱们就此告别。另外此前本少所答应之事也一笔勾销,今后我们青山长在绿水长流,相遇再无任何情义可讲,若是你们认为本少还有价值那此刻本少希望你们就此与这人分开。抱歉!本少眼里可不揉沙子。”

    融少此番最后通谍般话语可算当场将了两女一军。刚刚这番确实是秦健替她们姐妹挡下了,然而后面也不知是何凶险,如果此刻一味依靠秦健,到时空手而回,那此番他们两家所投人力物力打了水漂不说,今后再想此等传承遗迹出世也不知还否有缘相遇了。

    秦健见此可算明白她俩难处。于是笑着对二女拱了拱手道:“两位还是跟着那融少吧,在下此刻能有缘来此,还亏得两位姑娘多方扶持。再则眼前宝物还未现身,我等内部切不可自行闹出矛盾。”

    “那你还进来吗?”袁娇娇咽了咽喉咙,再次带着歉疚之音询问道。

    “你们先进去吧,过会我一个人入内瞧瞧。如有缘,能让我有所得,也定然会守诺回赠给两位。若无缘,那我将自行而回,两位保重。”说完他朝两女一躬身。

    至此袁娇娇与固男可算也是毫无办法,只得上前跟随着融少而去。那融少此刻则一回头,眼内顿时闪出一道冷冽寒光。

    “哥哥,那人有杀意。哼!不如我们赶上前去将其给做了吧,如果我们两个出全力,有七八分把握能成。再则此刻我防御能力也是大增,以那人蒙纳境巅峰加上其底蕴我也能全面抗得下来。。。。。。”

    “不可!眼前我们绝不能动他,一则他身后可是那五大超然势力的奋启门,更何况此人仅是外表轻浮一些,其实天份确实是极优。想来就算不是其门内特意培养之未来接班人,也定是门内翘楚,咱俩绝不能于此将其杀害。再则他可是袁姑娘与固姑娘所请之人,一经出事,她们两家必然受其牵连,那样我们此行可是有违初衷了!”

    “可就这般让他欺负哥哥不成?”

    “无妨。量此人再如何蹦跶,在哥哥眼内此人还不是我在意之对手。如此让他们去吧,也希望他们一行能平安走出这片传承之地。”

    “这。。。。。”

    “糖豆,你小子就别太怂恿了,现在俺们怡然堂连根都还没站稳,眼前确实如你哥哥所说,还不能招惹上一些大势力。”老包也是快速传话说服糖豆。不然依这小子脾性,可是对秦健忠心无比,根本容不得别人欺负秦健。过会儿若是再次相见,它要是发起火来,那真是十几匹蛮牛都拉不住。实在糖豆之能如今别说他老包,就是秦健也没有彻底了解其究竟有多少底蕴。

    te1808171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