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现代言情 -> 女总裁的贴身高手

第2502章 重生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宋安然想了一会儿没说什么,只是觉得炎火光有这个心就很奇怪了。她皮笑肉不笑,转过身去卫生间把自己的头发吹干。等她吹干回来,她居然发现炎火竟然把这儿当他自己家一样在冰箱里到处翻吃的。

    “我说炎火,这里是我家,你能不能稍微尊重我一下”宋安然把冰箱门关了,也耐不住炎火那张大嘴啊。

    “别吃了。你刚说暂时觉得段飞这人不错,意思就是你还是有可能会为了排名杀了他的是不是那我觉得你就可以这么放任不管。因为寄生蛊的危险之处不仅在于反之迅速,更在于就算从寄主体内全都清除还是会重生。所以不管怎么说,段飞都是死路一条。”

    炎火嘴里的一块肉掉在了地砖上,让宋安然无比恶心地从地上捡了起来扔在了垃圾桶里。

    “你什么意思,不要告诉我我他妈都来找你了段飞还是得死他昨天刚做手术把脑子里的寄生蛊清除,那照你这么说,他不是得分分钟又长出来很多”

    宋安然没有否认,反而很微妙地笑着:“天哪,你为什么这么关心那个段飞。我听说他身边的事情挺乱的,公司也被他搞得乱七八糟是不是似乎不像传闻中那么厉害。”

    “不,他真的挺厉害的。只是最近接纳了一个风浪海鲜集团有限公司,所以被黑得比较惨而已。而且据说接纳风浪还是被人设计的。”炎火一边嚼着面包一边解释道。

    宋安然哼了一声,“照你这么说,你觉得段飞还是个不错的人咯”

    “我刚不就说了这人还不错么,我跟他现在已经算半个兄弟了,所以我不会这么轻易地让他死的。再说了,这人又不是我杀的,他死了我的排名又不会上升,我不还是第二么。所以他死了对我有什么好处我要是想当无神榜的第一还得去冲刺呢调查把段飞杀了的那个人,这样多麻烦。与其这么多事情,我还不如让段飞活着呢。再说了,他给我了定金,让我帮他查出这是什么蛊。”

    搞了半天还是因为钱啊。

    “啧,我早该想到你是这种人的,我怎么这么傻哟。”宋安然喝着水无奈地摇头,“所以呢,为了钱你请我帮你的忙那我也太亏了是。既然你不想杀段飞,反而还跟段飞成为兄弟的话,那我也没理由劝你杀你兄弟。不过你都能把段飞当兄弟了,那至少说明他这个人还是有人格魅力的。”

    宋安然没接触过段飞,只是听社会评价说过段飞是个极度嚣张的人,不管是为人还是处事,任何人都嚣张不过他,否则就会被他以任何方式碾压。

    “第一,为了钱;第二,我现在真拿段飞当兄弟不想。我跟你是朋友,当我猜测出他身体有异时我第一个人想到的就是你,我想你应该会出手的。现在是救人,不是杀人,不会违反你的做人信条”炎火突然很认真地安然,“安然,帮我。”

    这么认真的炎火宋安然还是头一回见到,而且说实话炎火真的不善于交谈,这家伙连个妹子都泡不到更不用说让他去跟男人结交社会关系了。不过火会这么请他帮忙就段飞这件事,宋安然觉得这回炎火应该是认真的。

    抛却段飞给的定金不算。

    “我说炎火,如果段飞不给你钱,你会帮他过来拜托我帮忙吗”

    “会,因为说实话真正跟段飞接触了,你会觉得他挺有魅力的,跟外界传言完全不一样的一个人。你这个老处女啊,我想你大概会爱上他。”

    宋安然翻了一个白眼,回头实验室里那些寄生蛊。寄生蛊的数量没有继续增加,因为这里的室温是零下30。要杀死这些寄生蛊不简单,谁叫它很毒呢。要彻底解决的话不是没办法,过程很麻烦就是了。

    杀死在培养皿里的寄生蛊就很难了,更不用说去解决生存在人体里的寄生蛊了。

    从实验室出来,宋安然穿上了一件新买的却一直没机会穿的长款羽绒服,她对着炎火说道:“走,去未来男朋友。”这句话是开玩笑的,但是炎火听了很开心。

    一路上炎火都很庆幸宋安然能够出山帮他救人,可宋安然却说自己只是想找个借口出门穿她新买的羽绒服罢了。

    到了医院,因为这会让已经是晚上了,医院里安静得出奇。等走到段飞的加护病房时,里面居然连灯都没有。

    炎火本能的觉得有问题,等他闯进段飞的病房,却发现这病房里根本一个人都没有。被子很凌乱还没来得及收拾,床上的针管也是拔得到处都是。

    “糟了,你刚才说寄生蛊会重生,该不会是又在段飞的脑子里重生了。”炎火担忧道,“然后然后他就被推进手术室了。”

    宋安然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如果用普通方法清除寄生蛊的话,第二次重生的寄生蛊会让寄主更痛苦,而且来势更加凶险。

    炎火刚准备出去找段飞,段飞却吊儿郎当地拿着晚饭回来了。

    “诶炎火你回来了,话说你身旁的妹子是谁,不会就是那个你在健身房遇见的那位哟,长得的确不错,加油啊”话刚说完,段飞突然脚一扭就摔倒在了地上。

    炎火见状赶紧把段飞给扶起来,还问段飞有没有怎么样。段飞只觉得脚突然一抽,要说有什么问题也没什么。只是脚部还隐隐作痛。

    “脚部”宋安然听到段飞说到脚部之后立刻走到段飞身旁按住他的右脚踝。

    段飞右脚踝肿了,因为里面有寄生蛊。果然寄生蛊觉得在段飞脑部活不下之后就转移到了他的脚部是吗不过这次转移的地方还算好,至少不是心脏附近。因为寄生蛊只会聚集在一除,至少不会到处乱走。即便乱走也是比较集中的。不过现在宋安然的脸色不怎么好了。

    “怎么了话说这位年轻可爱的女孩子是谁”段飞好奇地安然,将自己的夜宵让边上一扔。

    段飞火,炎火的脸色也很难的视线一直落在那位他带来的女孩子身上。段飞逐渐意识到这女孩不是炎火在健身房遇到的美女,而是他找来研究蛊虫的人。

    “你是炎火找来的帮手对”段飞说这话的时候很温柔,“我没想到炎火的速度这么快,不过很庆幸你能到来,辛苦了。”

    这么几句话,在吴安然的心里觉得段飞已经是一个很温柔的人了,虽然段飞第一句话还是说的有些轻佻。不过这时候的这些话,让人听着很窝心。

    吴安然抬起头,正对上段飞一双明亮的眼睛,她脸红了,跳开好几步,支支吾吾地说:“那那啥段飞,你身体里的寄生蛊转移了。医院里的技术是处理不了这些寄生蛊的。如果你相信我,我来帮你。”

    段飞又火一眼,炎火点了点头。

    让吴安然意外的是段飞听到自己身体里的蛊虫不仅还在而且还重生转移之火的反应。他为什么这么淡定,好像知道自己体内的蛊虫去不掉一样。这是多大的心理承受力啊,一般人早就寻死觅活了好吗

    段飞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给上官云,问他到底是怎么解释的。上官云跟云诗彤说段飞紧急出差了,至少得半个月才回来。幸好云诗彤这段时间很忙所以就没怀疑,只是好像云洛雪有点怀疑就是了。但是不用担心,他会处理好。另外公司的事情也由他在管,黄氏家族的人暂时没有钻到空子。

    段飞这就放心了,挂电话前对上官云说:“我这回的问题好像比较严重,可能半个月还回不来,而且我得去别的地方治疗了,这家医院不给力。”

    “不给力不给力是什么意思你是想逃还是怎样,你别骗我。”上官云有些激动,同时带着点愤怒。

    “我体内的不是寄生虫,是寄生蛊,他们根本没有清除干净,又转移了。我得找个懂蛊的人救我一命,总之,这回真是要拜托你了。家里人也好,公司里的人也好。”段飞挂了手机,同时还关机了。

    天哪,怎么会这样犹如晴天霹雳,本来上官云还准备好好等着段飞康复回来。结果却等到了这么个破消息。

    但是他还得装作没事人一样,毕竟段飞只是去出差了。

    半夜云洛雪一直睡不着,她悄悄地走进了自己儿子房间,官云的灯还没暗。她悄悄地问他是不是段飞出事了,最好不要隐瞒,因为她来,这会儿上官云的脸色太可疑了。

    “生意出了点问题所以他赶紧去解决了。之前接的大单子海鲜出了问题,那边的餐厅负责人什么赔偿都不肯要,非要告我们。段飞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就赶紧去了。真的就是这个问题。”

    本书来自波ktl2222200

    ...cc2907201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