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网游言情 -> 吃鬼的男孩

第十一篇 第一百一十一章 古晨的情况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师父,张陈人呢?”

    连愚欣见神候从二楼书房走下急忙问着。

    “从今以后,欣儿你当再也没有张陈这个人,今晚也从未有过任何人来过我神侯府上。”

    “为什么?师弟他本心善良,不可能做出什么坏事情啊。”

    虽然连愚欣这样问着,其实之前见到张陈在不应该回来的时段抵达神侯府时,连愚欣的心中便是有些忐忑不安。

    “为师的话语,你都不听了是吗?今后张陈是零间的人,乃是我们狱使的对头,与他扯上关系到时候会将你送压至审判。现在好好去休息,明日继续精神力的修炼。”

    “好的,师父。”

    连愚欣从被神候收养带大这么久以来,还是第一次见到神候言语与面部表情同时将内心的激动情绪暴露出来,猜想有关于张陈的事情中必有很多内在情况,既然神候不愿意谈及,连愚欣也不再固执询问而从主府内退出。

    连愚欣心中对于张陈的情况还是有些放不下,只好绕行至后院看看张陈是否离开。

    “师弟还在二楼,我在这里等一下吧。”

    连愚欣耐心等待一个小时的时间,忽然从二楼书房内传来一股空间波动,由于心切的缘故也顾不得被神候责罚,神侯府有结界存在无法传音,连愚欣只得大喊张陈的名字。

    “师姐?”

    张陈原本的空间波动能量急剧减弱,传送跨越至楼下连愚欣身旁。

    谁知张陈的陡然出现却是使得心境有些连愚欣不知道应该以什么样的方式打开话题,看着面前的张陈似乎与以前有些不太一样的感觉。

    “师姐我还有些事情需要加急处理,今后恐怕短时间不会回来,师父年岁已高,如果猜得不错近期让你加强练习精神力是要让你接替他的位置。我的自私还希望师姐谅解。在这期间好好照看师父。”

    “这个用不着你担心,师姐不知道你做了什么事情,师父他也是不肯告诉我。但是我自始至终都是相信师弟你的。师姐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只是想要看看你是不是变坏了。”

    “我变坏了吗?”张陈反问一句。

    “人心叵测。谁知道呢?”

    “哈哈,若是真的变坏了,我也是迫不得已。另外,这件东西交给师姐你看看。”张陈将嘴口张开,一块散发着尸气的腐肉从张陈嘴口中吐出。

    “咦!恶心死了。”腐肉连同着张陈的唾液,连愚欣连忙后退并用手捂着口鼻。

    “黄策的仇,我会很快帮师姐你报的,上一次只差那么一点点。”

    连愚欣看了看张陈手中散发着尸气的腐肉。整个人愣了半晌,脑海中一缕缕深埋依旧的残缺记忆画面拂过,不过这么多年已经过去连愚欣也是早已放下这件事情。

    “其实对于田化这件事情,师弟你也不必挂在心上。师姐现在唯一希望的只是你能够平安回来,有个机会陪同师姐去悬空城内走走逛逛,让师姐涨涨面子。什么报不报仇的事情,并不重要。”

    “师姐的要求我一定做到,不过需要我回来悬空城恐怕等上一段时间。师姐今晚的时间不早,你还是早些休息吧。”

    “恩。”

    张陈迅速消失在神侯府,连愚欣达成与张陈见面心愿后。看着其消失的背影,也是安然回到自己休息的房间中继续精神力的练习。

    “邬老与天井的特殊情况,现在华夏国由我接管。对于零间的情况我也都大致清楚。现在是非常时期,张陈你的这种做法我并不反对,因此你接下来想要怎么做都是由你自身进行考虑决定。而你的事情我暂时会为你保密,等到其他国家那些人自己去猜测你的身份吧。”

    张陈坐在墨清办公室内陈述着一切,谁知墨清非但不与张陈划清界限,隐隐还有着一种支持张陈的意思在言谈中。

    “谢谢墨清前辈的理解,还是一句话,即便哪天迫不得已与狱使开战,我必定不会伤及任何一个华夏国人。”

    “到时候再看吧。战争可不是你想象的简单。如果没什么事情赶紧离开我这里吧,不要在我这里留下任何一丝有关于你的气息。你张陈今晚也从来没有来过我华夏国,相关的记录都将清除。”

    “恩。话说古晨他回来了吗?在零间他帮了我不少忙。”

    张陈知道古晨与墨清之间的关系最为紧密,但是墨清的办公室中却没有一丝一毫的血腥味,张陈与古晨的同源感可以洞察对方的任何一丝痕迹。

    “他不是在零间历练吗?”墨清反问一句,感觉有些奇怪。

    “这家伙还在零间!可恶”张陈心中立即猜出古晨的想法。

    “古晨他怎么回事?”墨清问着。

    “如果我猜得不错,这个家伙恐怕正在以一己之力抗衡整个血界,我现在立即返回零间前去血界一趟,希望他可别死了。古晨全盛状态下与血祖还是有些差距,更别说对抗整个血界。”

    古晨的事情张陈决心要管,而正当张陈准备加急离开时,张陈侧身的肩膀一把由墨清抓住。

    “这件事情你任古晨自己思虑好了,我们狱使都是因为运气而得到第二条命,没有人能够平平稳稳过度一生。狱尉层次是一个完全性的跨越,在这里也没有任何一位狱尉不是走在生死边缘而抓住成为狱尉的契机。”

    “古晨的心念我比任何人都要清楚,既然是他的决定,便让他去做。即便身死,我相信古晨他也算是了结心中压抑已久的愧疚。死亡有时候对一些早有准备的人来说,根本不是什么大事,古晨心中的执念让他自己去解决这才是最重要的。”

    墨清说话期间相当认真,意思自然是让张陈不必去管这件事情。

    “靳庚现在已经达到狱尉层次,正在狱间进行着最后的身体验证。现在零间的情况相当糟糕,而古晨有着成为狱尉的潜力,如果可以在现在这个阶段达到狱尉层次,我华夏国将会拥有强大的战力。”

    “我明白了,古晨的事情让他自己去了断吧,我不会出手干预。”

    张陈认真点头并向着审判塔顶部的零间传输装置而去,因为整个零间的西部地区遭受虚无能量的波及,空间受到干扰而无法直接将张陈传送至接近接下来的目的地黑暗界附近,只得以抵达中部区域。

    “黑暗界,虫萤在喰界的时候说过虫姥接下来会带着她前往。”

    张陈没有任何顾虑而踏上面前虚无波及的土地,感受着四周生机泯灭的死寂感觉,阿撒托斯的强大张陈能够从这里的环境中隐约感觉到。

    血界内部的情况并不像是张陈等人入侵喰界而造成为整个零间所知的巨大动静。

    猩红之都中心的鲜血生产公司会在每个月举行一次活人猎食的活动,猎人都是在猩红之都内有着一定权利与实力的人物,底线是在男爵以上。

    猎物每个月都会有所不同,有时候会是数百个仿真的人类,有时候会是数个犯下罪孽的血界强者,有时也会是某一个从其它区域抓来的实力强大者,需要众多猎人联手才能够狩猎成功。

    越是艰难的胜利,所获得的鲜血在吸饮起来越是舒爽。

    在今日的活人猎食活动中,原本公司引来的是一位来自于血界周边势力中,不服从于血祖意念的一个中型界域领袖。不过在这位领袖关押期间却是被某一个怪异的血界生物变化自己的模样,替代自身在此成为猎物。

    而这位怪异的血界生物正是混迹猩红之都近一个月的古晨。

    古晨了解到活人猎食活动,知道许多位高权重的人物会参与其中。

    花费掉不少的精力渗透至此处而替换掉本月的猎物,古晨目的仅仅只有一个,利用聚集血界高阶成员的这种活动,将参与者全部杀光因此而重伤血界高层势力。

    活动举行在一处类似于角斗场今日因为猎物实力不俗,因此聚集着超过三十名血界上层人士,甚至还有着一位公爵亲临现场观赏并确保安全问题。

    “女士们,先生们一月一次的盛宴在此拉开,今日为各位大人送上乃是一份大礼。是来自于屠戮界的阿米克斯大酋长。”

    随着主持人的开场白结束,在周围一圈圈嘉宾的欢呼下,全身由铁链束缚的强壮男人从一侧走出。古晨在伪装下审视着周围的情况,面庞上露出笑容,因为此次前来参加活动的人数比古晨所收集到的情报还要多。

    古晨将目光上移看着角斗场观众席最上端的一位穿着精致暗红缎袍的老人,心中的杀意已经开始渐渐沸腾。

    “阿米克斯大酋长手下曾经所杀生灵成千上万,今日自己却成为猎物供别人来猎杀取乐,这样的感觉如何啊?”

    主持人将话筒送至古晨的嘴边时,原本束缚身体的特质铁链全部破碎开来,主持人的身体慢慢离地,脑袋由古晨提起,五指陷入其颅骨中将其生机全部摄取。

    此时此刻,古晨的眼神与一只恶魔没有太多的区别。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