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网游言情 -> 吃鬼的男孩

第四篇 第六十一章 不安定的金溪县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在星期天下午国庆放假的同一时间,在灰色天空的校园中,不过这次灰蒙蒙地天上竟然能够如同现实一般,散落着豆粒般大小的雨滴。

    “数量越是稀少,脱离控制的越强吗?”斗篷男子站在一间仅仅剩余一半学生的教室里,面前还有两堆灰尘和一具尸体。在右手吸收完所有剩余学生嘴里喷吐而出的灰色气体后,整个人似乎突然承受着巨大的疼痛,一只手捂着胸口,一只手扶着墙面,蹒跚着走出了教室。

    “啊!”阴柔男子对着天空撕心裂肺地大喊着,同时用左边细嫩白皙的手掌以及右边苍老枯槁的手掌撕裂着身上的黑色布制斗篷。随着斗篷被撕裂,男子身体中央皱褶皮肤和柔细皮肤的交界处开始浮现出无数痛苦挣扎的鬼脸模样,最终融合成一张巨大的鬼脸烙印在皮肤中央定格了下来。

    “雏形已成,接下来只需要十五天用来巩固就行了,只要成功,我们天府市就能扬眉吐气了。要让那帮高高在上自命不凡的家伙看看,这一度被他们所谓的正义所否定的计划完整实施以后,会带来多么意想不到地收获。”

    阴柔男子双眼一闭,身体中央的鬼面似乎也做出了相同闭眼的动作,顿时从天上滴落的雨水在划过男子身边一米范围内时,骤然减慢了速度甚至可以说是静止了一般。

    男子再将右手轻抚在身前的护栏之上,这一层楼不锈钢制成的护栏以极快的速度开始沙化。

    “光是雏形对我身体能力的强化基本上就整整翻了一倍,更别说还有其他功效了。现在大势在手,东风也有,唯有的就是捏死那几只不懂事的小蚂蚁了。当然,等到放假完后,得好好给空余的班级招点新生了。”

    男子笑着,伸出那柔嫩的左手扶在那沙化的护栏上,顿时那些灰色的沙体开始自动重组起来,形成了和以前一模一样的不锈钢栏杆。

    阴柔男子左手扶着栏杆,右手打着节拍,哼着小调慢步离开了教学楼

    “滴答滴答!”豆粒大小的雨滴重重地敲击在高速行驶的车窗上,让睡梦中的张陈缓缓醒了过来。

    “张陈,你醒啦?在名校读书竞争很大吧,难得能够好好休息一下。”专心开车的王叔小声地说道。

    张陈转过头看向车后,之前还聊得热火朝天的两个女生已经头靠在一起睡着了。连小白这个蛇妖也将头搭在车窗上进入了梦乡。

    “是的吧,学校里都是很优秀的人,不过生活在其中倒是也还好,压力虽大,但是活得很充实。”张陈认真地说道。

    “哈哈。”王艺芷的父亲开心地笑了笑。

    “你们俩那么开心在聊什么呢?”王艺芷不知什么时候也醒了过来,“话说,我们今晚一起吃饭吗?”

    “算了吧,在学校每天都呆在一起。下午我和妈妈通了电话,家里已经弄好了饭菜,明天再聚就行了。”张陈说道。

    “行吧,那我就带虫萤妹妹回家咯。”

    市区距离金溪县开车也就一个小时的车程,到达小区门口的时间刚好是下午五点半。与车上的三人挥手告别后,张陈便带着小白一起走进万和家园小区,下午和张妈妈通电话的时候也说了会带一个同学一起吃饭。

    “刚才在车上我想了想,还是让你去住宾馆好了,第一是想着我身体里住着的异物太多了,你再挤一个进来就真的装不下了,第二你经常维持着人型,想必让你又回到以前蛇形态有些不习惯吧,反正也就七天,就当我破费了。”

    小白用手指抵了抵眼镜架,笑着说

    “你是不是害怕和我比试,于是提前找借口认输啦?”

    “晚上带去个好地方比试还不行吗?只是说让你在外面住,又不是说我们不比了。你这蛇妖不知道从哪里学来这么多人类的怪癖。”张陈真想不出一条蛇都能够调侃自己。

    “妈,爸,我回来了。”

    回到家后,虽然一个月没见面了,父母依旧是那样的脸庞,没有像电视机里那种温情的拥抱。张陈走进家门只是向着厨房里穿着围裙的父母轻轻打了一个招呼便足以表达出了自己心中的感情。

    “张陈,桌子上有不少月饼,你去拿点给你同学吃吧。”张妈妈眼睛盯着铁锅里的菜,吩咐说道

    张陈递过月饼给小白时,也看到了小白眼里的一丝怀念之情。毕竟从血魔别墅回来以后,小白第一次在外面世界居住的新环境就是张陈的家。

    “话说,这个叫做月饼的东西并没有想象的好吃啊,我看书上说月饼是久负盛名的汉族传统小吃,我倒是觉得这东西还没有你家楼下那大伯卖的锅魁好吃。”小白吃着那五仁馅的月饼,说道。

    张陈也难得解释或者评论什么,一屁股坐在舒适的沙发上就按开了电视,而恰好电视里正在播放着天府新闻。

    “前日,据有士称,天府市内三环一老旧的安置小区被一位名为钟红化名的女士承包为租房多年,因为外界传言其为失踪小区的鬼楼,所以近几年来前来租房的旅客可以用人迹罕至来形容,而这位化名为钟红的女士似乎因为经济不景气而在家中上吊自杀了。由于钟红女士无亲无故,政府已经回收了这无人所属的小区,并下令近日撤出。以下请看当地记者带来的详细报道”

    “天府市二环外东三路的一个名为宇都国际的大型花园式小区在楼房建筑地基时,住在一间板房内的四名外地工人一夜竟然离奇失踪,警方透露,板房门有被强行打开的痕迹,但房内没有遗留任何相关线索,警方目前已经全面展开调查。”

    “昨日,恒源外事公司董事长雷天行离奇失踪,当日与其在一起的四名夜店小姐和司机纷纷表示不知情。雷天行的私人汽车被发现当日十一点驶入绕城高速,并在之后不久冲出高速护栏,不过毁坏的汽车里并没有发现任何痕迹。据高速收费站录像以及收费人员的供述,警方已经将司机马天成列入了重点嫌疑对象,案情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张陈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机里播放的新闻,面部虽然毫无波澜,但是内心深处的活动确实有些剧烈。

    “哎,天府市每天都要发生一些这些看着就害怕的事情,在那里读书你们俩都得小心一点啊,周末还是呆在学校。”张妈妈将菜端上餐桌的时候瞄了一眼电视的新闻内容后说道。

    张陈一下回过神来,连忙起身去帮着父母端菜,拿碗筷。

    桌上的菜不仅丰盛更是有家里的味道,张陈和小白也都吃了很多,直到是在撑不下了才离开饭桌。帮忙收拾好餐具以后,张陈便向父母说明将小白送回家,不到七点就离开了。

    并不是张陈不想让小白多呆一会,而是怕这国庆放假,不少宾馆旅社都要提前关门或是被情侣给订了,得早点动身才行。

    “话说小白你还没有手机啊,干脆把今晚的比试胜负改为手机好了,如果你赢了我就给你买个,你输了这七天有什么事就自己跑来我家联系我吧。”张陈说道。

    “好。”小白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张陈带着小白很快就把宾馆的事情定下来了,是一家距离张陈家一公里处的锦园宾馆。与老板谈好了七天的价钱一共五百元后,张陈直接拿了八百出来,出了房租后,剩余的三百给了小白,毕竟他一个蛇妖身上没钱,要是脑袋里想出什么歪点子就不好了。

    安顿好小白后,并约定好我晚上十点在森林公园见面后,自己便没什么事情了。

    “联系一下普虎师傅他们吧,那个叫做杨澜芹的姐姐还留了电话给我的,对了澜芹姐那时候还给了我五百元钱去市区,顺便也就还她钱咯。”

    在张陈心中,金溪县的狱使中,普虎师傅,澜芹姐都是心性很好的人。只是丁剑这人总是处处针对自己,也不知道什么原因。

    张陈翻找到了杨澜芹的电话,按下拨号键

    “嘟~”电话那头一直都没人接听,张陈也并没有再次拨打,反正时间还早,明天联系也不迟。

    慢步走在这熟悉的街道,看着面前的十字路口,回想起曾经自己骑车上学的时候,每天到这里都会左转跟着上学的大部队而去。自从成为狱使而后与王艺芷在一起,自己清晨路过这里便不再左转了,而是直行向着王艺芷的小区而去。

    “嘟嘟嘟!”在自己陷入回忆中的时候,兜里的手机铃声响起了,而屏幕上显示的正是杨澜芹。

    “澜芹姐,这放国庆了,我刚回县城,不知道大家都什么时候有空。”张陈礼貌地说道。

    “张陈对吧,现在现在不是很方便,金溪县下面一个农村区域发生了很严重的事情,处理完很要花些时间,国庆节肯定是没了。”电话那头杨澜芹的声音有些拖拉,并且还在喘着大气。

    “需要我帮忙吗?”

    “没用,只有普虎他才能引导通往这里的道路,告诉你地点也找不到。你放心,没多大嘶嘶嘶”电话里突然像是受到电磁干扰一般响起了杂音。

    “呜呜呜~”小女孩幽怨的哭声突然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一股危险感。张陈念力全开,直接将手中的若基亚给毁了。随后感觉到自己的脖颈上被两只冰冷的小手给缠绕着。

    在周围众人没有注意的情况下,张陈的脖颈处裂开了两道嘴巴,那缠绕着的双手瞬间便被吸了进去。

    “看来每个地方都有麻烦的事情啊,这东西仅仅凭着电话就能转移一道灵体来袭击我,希望普虎师傅他们能够顺利度过这次危机”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