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现代言情 -> 超品农民

第945章 无可奉告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严寒对此没有异议,毕竟这座阵眼是林长道先发现的。Ω Δ看书 阁bsp;   事实上,她也无心关注这个,在林长道出来后,不解道:“王伦是怎么做到的?”

    她和林长道,与王伦交过手,王伦的实力比他们弱了一点点,没可能像宰鸡鸭那样,轻轻松松将褚灵天杀死。

    林长道没好气道:“你问我,我问谁去?”

    严寒见状,知道对方正在气头上,没再问。

    换成她,得知杀褚灵天的人是王伦,也会想到被王伦戏耍的耻辱。关键是,都知道王伦是凶手了,一个大活人却想不通王伦是怎么杀的褚灵天!

    对于林长道这位当事人来说,可谓是奇耻大辱。

    林长道一言不发,沿着原路返回,而且速度极快,带着火气,仿佛在被火气推动着飞行。

    快一个小时后,林长道才主动跟严寒说话,道:“太多疑问了,得不到求证。”

    之前他认为褚灵天是利用灵体跑了出去,在外面被人杀死了,但红袍僧王说王伦计划了杀褚灵天,也许那具灵体,是王伦计划中的一环。

    他怀疑,王伦是在灵宗里面杀死了褚灵天,然后利用灵体瞒过他,跑了出去,地下遁走时,顺便将褚灵天的尸体扔到了那儿,等到那天下暴雨,大雨才将褚灵天的尸体冲刷出来。

    这一个小时,他推断了很多遍,觉得这个推测才最有可能。

    当然,仍然无法解释,王伦为什么那么轻松就杀死了褚灵天。

    他清楚,想破脑袋也不会想通原因的。

    唯一的办法,就是听王伦亲口讲述出来。

    因此,他不再苦苦思索了,不给自己找不自在,现在唯一的事情,就是找到王伦。

    严寒开口道:“你现在是要去华夏?”

    “去印山村,”林长道语气坚决,“直接找王伦那个混蛋!”

    混蛋二字,林长道咬的特别中,咬牙切齿到了极点。

    他白白忙活了那么久,每天风餐露宿,只为追查凶手,到头来,凶手就是王伦!偏偏是他,给了王伦十几二十天的时间!

    “也好,现在去也不晚,除掉这人,什么心结,什么隐患,都不会再有。”严寒说道。

    听到严寒这么说,林长道转头看了对方一眼,道:“你不抱怨了?”

    严寒垮下脸来:“林长道!你不要哪壶不开提哪壶!”

    现在能跟以前相比嘛!

    以前是连着十来天风餐露宿,毫无所获,不耐烦也正常,现在凶手找到了,恰好又是王伦,只要解决掉王伦,一劳永逸,她当然重新有了干劲了。

    林长道笑了笑,半是玩笑半是警告,说道:“那就别惦记你的阵眼了,杀不了王伦,你也会寝食难安的。”

    严寒相信杀死王伦的几率还是很大的。距离上次动手,还没有过去二十天,大家的修为都处在之前的水平上,但她和林长道联手,以二敌一,优势太明显了。

    上次王伦逃走,是利用了天时地利,他们吸取教训后,将不会再给王伦这种好机会。

    两人一路飞行,从西亚进入东亚,然后进入了华夏,最后来到了谭城的上空。

    一路上没有碰到什么驾驭飞行法宝的修士,两人顺利来到了印山村,降落时,自然不会顾忌那个示警大阵,直接冲破阵法限制,落到了王伦家的城堡外面。

    林长道朝城堡里面看去。

    大门是关着的。

    周围不见人影,四周或者说全村都很安静。

    但是,并不能判断里面就没人住。

    严寒举起了寒霜宝剑,就要劈出剑气,先暴力破开大门再说。

    但就在这时候,两人眼睛一眯,紧跟着迅速驾驭飞行法宝,林长道甚至怒声道:“跑,我看你跑哪儿去!”

    在城堡的后院,冲天而起了一道身影,飞快朝着后山飞掠,身上银色的宝甲分外显眼。

    林长道和严寒都认出来了,往山林中跑的人,就是王伦!

    严寒边追,边劈出剑气,口中也在骂道:“站住,混蛋!”

    对方竟然又一次选择从山林中逃跑,让她想到了被王伦戏耍的经历,怒从心生。

    看着王伦遁入山林中,依然借助树木和地形,辗转腾挪,不断改变方向,两人对视了一眼,都明白这一次不能再让王伦逃脱。

    毫无疑问,王伦选择的是他们最不喜欢的逃跑方式,没在空中飞行,没在空旷地带飞掠,给他们的追击带来了最大的难度。

    可只要不让王伦找到河流和瀑布,包括地下河,王伦也玩不出花来了。

    “咦,这家伙。”林长道很快发现,王伦并不是沿着上一次的逃跑路线在飞掠,而是选择了朝北的方向。

    本来上次的路线,方向是西南方向,通向的是华夏的云贵高原,这次方向完全的不同。

    林长道迅速在脑子里面思考北边是不是有着连绵不绝的山脉群落,但发现并非这么回事。

    谭城往北,翻越了一些山峰后,反而是会进入低矮丘陵和平原地带!

    十万大山的环境,可不是在往北方向的沿途上!

    林长道一时间判断不明王伦的目的,按理王伦不是傻子,绝对会对逃跑路线有着清醒的认识,不会抛弃山林的地形优势。

    但对方偏偏就这样做了。

    不过,另一方面来说,他求之不得。

    林长道在地面上,紧追着王伦不放。

    严寒配合默契,在王伦的前上方飞行,视线和神识锁定了王伦周围的大片地方,防止王伦利用山林中的东西躲藏起来。

    和上次比起来,他们发现他们的配合,明显要熟练一些,不禁大喜。

    配合越默契,拦住王伦就越快。

    看到王伦像灵猴一样,在山林间穿梭自如,林长道并不嫉妒,清楚要不了多久,王伦速度快、移动灵活的优势,将会荡然无存。

    “总算是来了。”

    王伦边飞掠,边在心中说道。至于自己目前的处境,他并不担心,甚至都不在乎自己选了一条什么“逃跑”路线。

    是的,现在的他,对上林长道和严寒,其实已经用不着再逃跑了。

    产生了丹力后,他的修为足足提升了两成有余!

    虽然还处在筑基境,但他敢断言,林长道和严寒的实力,绝对及不上他了,哪怕两人联手,也休想带给他危险。

    从昨天起,他丹田内的成型丹丸释放出第一道丹力,到现在为止,丹丸一共释放出了六十九道丹力,丹力转化了将近七成,离结丹境并不遥远。

    之所以假装在逃跑,王伦是打算等晋升了结丹境后再动手,不给两人活命的任何机会!

    现在的他,实力强于两人,但要同时击杀这两人,几乎不可能。而如果突破到圣境了,修为会再次蹿升许多,到时候杀这两人将是十拿九稳的事。

    “这样跑起来,确实挺轻松的。”

    王伦跑了几分钟,发现和上一次跑路时的速度差不多,几乎相同,但远没有那么费力,甚至还能很放松,去感知头上和后面那两个人的追击状态。

    “林长道在保存法力,没有猛追,看样子是想一路消耗我,等到我体力不支的时候再出手。”

    “严寒这女人,对周围地形很在意,在避免我接触到河流、瀑布、山洞之类的地方,自以为掌控着我的路线,像是一个掌控欲很强的。”

    王伦在心中判断着。

    而这时候,林长道忍不住大声质问:“王伦,褚灵天是被你杀死的吧?”

    王伦没想到林长道会突然问到这个,看样子这十来天里,林长道果真查到什么了。

    不过另外一方面讲,林长道锁定了他,自然也就不可能去调查古洪荒,倒是不用担心器宗的那位老宗主。

    “何以见得?”王伦反问。

    “告诉你也无妨,”林长道重重哼了一声,望着前方极速移动的那道背影,其实恨不得将王伦的后背轰得稀巴烂,“红袍僧王招供的。”

    王伦听到这话,便知道红袍僧王完蛋了。

    当然,红袍僧王本身也不是什么好人,作为人族修士,却归附域外种族,帮着对付人类修炼者,完蛋了就完蛋了。

    只是因为这条线,肯定是将他扯出来了。

    “嗯,褚灵天是我杀死的。”王伦说道。

    这没什么不好承认的了。他不需要拿凶手这件事做文章来获得缓冲时间了。

    林长道咬牙切齿:“果然是你!”

    “你怎么杀死他的!”

    林长道立即逼问,就要审讯犯人一样,不但凶恶,而且很急切。

    王伦一下就揣摩清楚了对方的心理活动。

    “这么急着弄清楚褚灵天被杀的细节,是觉得自己之前蒙受了羞辱,迟迟揭开不了谜团啊。”

    “既然这样,那当然是,继续让你自己蒙羞咯。”

    王伦想到了这里,不慌不忙道:“无可奉告。”

    “说!”身后,林长道一张中年儒雅的脸,狰狞不已。

    王伦故意说道:“你从灵界下来的,见多识广啊不是么,凶手都知道是谁了,怎么就查不清楚呢。”

    “你”林长道羞愤得要吐血。

    这些天找到凶手、弄清楚褚灵天是怎么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被杀的,成为了他的一个执念,而造成这个执念形成的原因,则是他作为经历者,自己却无法合理解释褚灵天的死因,倍感耻辱。

    毕竟,他将地球界的修炼者视为土鸡瓦狗,但却被其中一只“土鸡瓦狗”当他的面杀了褚灵天,然后还大摇大摆脱了身,他忍不下这个屈辱。

    现在王伦哪壶不开提哪壶,拿话狠狠刺激他,他气血都在杂乱地翻涌着!

    k180817s1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