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现代言情 -> 超品农民

第1059章 鸠占鹊巢?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我就不去应对那些媒体了,”王伦说道,“如果有不服从安排的媒体,不妨使出强硬一点的手段,不能惯着。”

    王伦并不喜欢媒体,尤其是现在,无良媒体太多,尽报道甚至是编造一些哗众取宠的新闻,他特意在五名入住者之外增加一名道德高尚的人,尽管也需要媒体去宣传报道,但问心无愧,不会借助这个博关注。

    印山村以后的名气会更响亮,他打算将周边也带动起来,让更多的人富裕,因此颇受关注的短住计划还是很有必要进行下去的。

    但不能被媒体扰乱了。

    陈若兰点点头:“我做好准备了。”

    下午,王伦依旧没出面,在进行修炼,陈若兰和专业团队则继续处理事情,等陈若兰稍微闲下来,才发现五分钟前有人打了电话她没接,同样的号码在两分钟前又打了一次。

    陈若兰正寻思着,手机又震动了,依旧是那个号码。

    “谁打过来的?”陈若兰想着该不会是有什么紧急的事要找她,否则不会在几分钟时间里连续拨打。

    接通后,对方先开口说话了。

    “是印山村的陈村长吧?”

    陈若兰回道:“是的。”

    没等陈若兰去问,对方又先开口说了。

    “我是古凌天,你认识李淑芳吧?我是代替她,来参加印山村的六天短住体验活动的。”对方接着说道。

    对方的声音很年轻,自我介绍的名字,陈若兰并不认识,但陈若兰一听对方提到了李淑芳,尤其还说是代替了李淑芳,陈若兰的眉头皱了起来。

    “印山村并没有授权,替李淑芳指定代替者。”陈若兰语气冷淡。

    对方是怎么知道自己的手机号码的,又是怎么代替李淑芳的,这当中一定发生了对李淑芳不利的事情,否则,李淑芳之前不会说,是自愿放弃这一次来印山村的机会的。

    这个叫什么古凌天的人,很可能是通过某种不光彩的手段,强行让李淑芳“放弃”了机会。

    她懒得问对方要解释,一方面她会直接和李淑芳联系,保证李淑芳来印山村,另一方面则压根不会考虑这个古凌天代替李淑芳。

    “这和授权有什么关系?你们印山村不是安排了李淑芳么,也就是说,李淑芳是占据着一个名额的,这没错吧?现在是李淑芳推荐了我,希望我代替她参加这个活动,我自动获得了这个名额。”

    印山村外面,古凌天找了个人少、不那么嘈杂的地方,跟陈若兰说道。

    他眉宇间有着不快之色。

    什么授权,对方好像是给出了举办方的解释一样,但他就是不喜欢对方冷淡的语气。反正,他是有“合法手续”的,一定要参加这个体验活动。

    陈若兰听完古凌天的话,差点没被气到。李淑芳当时的反应,怎么可能会是推荐别人参加体验活动?

    “不好意思,现在李淑芳仍然是我们邀请的体验者。”陈若兰回应道。

    意思是在说,这事和你古凌天,毫无关系。

    “陈村长,我想我们还是见面详谈吧,这外面有不少好

    管闲事的媒体,我怕他们听到还有第六位入住者的消息,万一他们知道我是第六位入住者,我被记者包围后,不知道会说出什么话来。”

    古凌天暗含威胁,说完这句话,接着道,“陈村长,我就是想见个面,将事情说清楚。”

    软硬兼施。古凌天知道该怎么用这一招。

    在商业谈判中,这样的招数几乎就是标配,他觉得自己说的很清楚了,相信对方既然能当上印山村的村长,肯定能明白。

    陈若兰确实明白,却暗道此人骄纵,有些狂了。

    她本想直接让人到外面去,找到这个古凌天,将其轰走,转念一想,见见也无妨,可以看看对方是怎么逼迫李淑芳放弃这一次的机会的。

    毕竟,要等那边打探清楚,估计要到下午四五点。

    “待会儿会有一名工作人员来接你。”陈若兰说完这句话就挂断了电话。

    没过多久,得到吩咐的那名工作人员敲响了办公室的门,说道:“村长,人已经带过来了。”

    陈若兰点点头,随后见到了自称古凌天的人。对方倒是干脆,连行李箱都带过来了。

    “你从李淑芳手上强行要走了她的名额?”陈若兰开门见山问道。

    古凌天先是打量了一圈办公室,发现这装潢很高级,尤其是几盆盆栽,堪称极品,为这办公室增色了许多,倒是不敢轻视陈若兰,印山村的村长办公室都这么高级,打造得不比一线大城市跨国集团老总的办公室的弱,这印山村看样子很有钱。

    他还没有机会在印山村里观察风景,是通过地下通道从大门外面进来,然后一直坐车到了这栋楼的地下室,乘坐电梯来到了这里。

    古凌天随后找了个地方坐下,面对陈若兰的问题,摇摇头道:“陈村长,我这个人不会用暴力,怎么会强行对付李淑芳,事实上我从来没有逼迫过她。”

    陈若兰冷冷道:“那你用了什么方法?”

    从李淑芳之前在电话里的情绪释放来看,李淑芳并非是接受了古凌天的钱或者什么好处,而自愿让出的名额。

    所以,她认定这个古凌天是用了不光彩的手段。

    古凌天两手一摊:“我没用什么办法。”

    随即,他说道:“不信的话,你可以打电话问李淑芳,看她是不是自己主动放弃这个名额的。”

    陈若兰没打这个电话。既然李淑芳被迫要这么做,那她问对方时,李淑芳会像古凌天说的那样回答。

    何况,现在也不一定能够打通李淑芳的电话。

    陈若兰再次说道:“你用了什么办法逼迫的李淑芳,最好说出来。”

    名额本身就是李淑芳的,现在这古凌天却嚷嚷着是他的,这是要鸠占鹊巢么?

    “我不懂陈村长在说什么,”古凌天一点也不怕,“我只是来参加短住体验活动的。”

    这美女村长没有当他面去询问李淑芳,正合他的心思。他有十足的理由证明这个名额现在归他。

    “陈村长,李淑芳将名额让给了我,而且推荐我来参加,这是我拍摄的证明原件。”

    古凌天不慌不忙打开手机,展示着相册中的一张照片。

    照片拍的是李淑芳在陈流塔办公室中写下的那份保证书,陈流塔后来发给他了,他现在拿出来直接当证据。

    陈若兰还是看了几眼,发现上面有李淑芳的签名,文字的大意和古凌天说的差不多。

    古凌天又将一张银行卡拿出来,说道:“不管李淑芳的入住详细情况是怎样的,我入住印山村会自觉按照其他五位入住者的标准,也就是支付每天两百万一共一千二百万的费用。”

    这样做,是要让印山村挑不出刺来。

    反正李淑芳那边绝对会咬定,李淑芳是自愿让出的名额,也就是说,不用怕印山村这边派人去调查。

    因此,他在规则上是能站住脚的。你印山村不是选了李淑芳么,现在李淑芳自愿让出,推荐了他古凌天,那你印山村就没理由临时翻脸不认账吧?

    如果印山村敢这样做,那他也会对媒体捅出这件事。

    “哈哈哈,虽然是兵行险招,但本少就是喜欢这种冒险。”

    古凌天认为自己有很大的胜算。最多就是多些耐心,多磨磨。

    印山村总不能临时反悔,他相信印山村不会做出这等事。

    陈若兰没去看那张限量版的黑金银行卡,冷冷说道:“给过你机会开口,是你自己没抓住。”

    古凌天有些火大,心说拽什么拽,难不成还敢对本少动粗不成。

    何况,对方是女孩子,他可是经过系统学习过防身术的,一身本事足够打翻三四个成年大汉。

    “怎么感觉椅子在往后面移?”

    正想着,古凌天突然有这种感觉,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身体就失去了平衡,直接坐到了地上。

    笔直坐下去,摔在地板上,尾椎骨像断了,古凌天感觉很疼,一时竟然也站不起来了。

    几秒钟后,他双手撑地才艰难地站起来,回头一看,那张单人沙发真的已经滑到墙角下了,至少滑出去了四米!

    古凌天搞不懂一张自己坐着的沙发还会打滑。自己一米八,体重一百四十五斤,就算是地板打滑,沙发四角抹了油,也不至于这样。

    古凌天朝陈若兰投去了怀疑的目光,正要开口说话,突然感觉自己身前像出现了一只无形的大手,居然是扯住了自己衣服上的领带,粗暴地将他往前一拉!

    猝不及防,他身体失去了平衡,就要脸朝下摔下去。

    “这怎么回事?”古凌天又惊又怕。

    在摔下去之前,他迅速用双手先支撑地板,上半身才没有重重砸到地板上,但因为那股莫名其妙出现的力量是拉着领带将他往下扯,他的双腿只好弯曲,膝盖和地板撞上了。

    嘶。

    古凌天倒抽凉气,感觉膝盖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你,你搞的鬼!”

    古凌天反应过来了,动怒了。

    他压根不信什么鬼怪之说,目力所及也没发现办公室藏着其他人,身上刚才发生的事情,肯定是陈若兰搞的。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

    dd1805291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