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玄幻仙侠 -> 醉饮江山

第八十章 剑为苏幕遮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你我看书网欢迎您!!!www.25ksw.coM\|m.25ksw.coM[二五KSw]\?1IND23SKDI3SSZ11?|
    即便以代楼暮云的目力,在诸南盏出声提醒前,都没有发现东边的情况。

    倒不怪他们,因为那二人确然离这锦官城尚有好一段距离,除去那观气之眼,在这个距离上确实发现不了。

    而赵无安之所以能够确信来者是谁,则是因为一个更加简单的原因。

    会在此时出现在锦官城东边,还引起了诸南盏注意的,除了那两人,也再无其他可能了。

    剑影疾走,刀光闪灭。

    自唐家堡至锦官城,莫稻与涂弥用了四个时辰,六千七百余招。

    漫长山道上几乎无人目睹他们的惊世之战,而他们彼此,也早已将全部的精力尽数投入了眼前的刀剑中,再无心顾及其他。

    短短几十里的山道,当世两名一品高手几乎是一路打了过来,硬是打到了这锦官城前。

    眼看着那座城池近在咫尺,涂弥心下愈发急切起来,手中剑花搅动得更快,想要甩掉这个自唐家堡临仙道上开始就一直纠缠不休的对手。

    “不会让你得逞的!”莫稻斩钉截铁道。

    刀与剑再次交斩,火花四溅。

    涂弥飞身闪动,一次交斩的瞬间又飞掠出十余丈,莫稻猛然发力踏地,再度追上。

    分明早先时候,在能够一劳永逸终结战局的时刻,双方都选择了停手,此时却仍激斗不止。

    然而他们也别无选择。

    纵然所代表的立场并非解晖或东方连漠,莫稻与涂弥也早已失去了自身所能持有的立场。

    这并非什么可以被轻易纠正的错误。二人都已走上了无法更改的歧途,那就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

    解晖与东方连漠既然已经站到了非此即彼的对立面,无法舍弃这种存在形式的莫稻与涂抹,也就只有完成自己的使命这一条选择。

    他们终将在城门前停下。那是莫稻一定要守住的最后底线,也是涂弥绝对要越过的最后关卡。

    ——倘若此时,没有半路杀出来个赵无安的话。

    持刀少年与使剑少女争斗道路的尽头,周身环绕飞剑的慵懒居士背匣而行。

    天际紫雷滚滚,暗云层涌着向这片城郊逼压下来。

    赵无安长长叹了口气,扬声道:“别——打——啦!”

    声音经内力加持,破风穿行。

    熟悉的嗓音灌入耳中,莫稻和涂弥在那时皆是一愣,交锋的刀与剑,也久违地停滞了短短一瞬。

    许久未闻了。

    二人与赵无安的最后一次见面,皆是在福州城外的那片无名海岸。

    自那以后,莫稻走南闯北,涂弥则继续重复着杀戮。

    昔日孱弱无力的年轻管家,如今已执刀在手。

    而曾经衣袂飘扬的负剑小道姑,此时已立杀誓。

    百感交集的二人,竟忽然间忘了怎样挥刀,怎样执剑。

    赵无安趁机续道:“想杀东方连漠的那个,他已经败于解晖,杀了也没意义。不想让她杀东方连漠的那个,你的授业恩师已经败了,放下刀剑吧。”

    风过旷野,草木皆伏。随着一声惊雷,天地间再度落下了淅淅沥沥的雨滴。

    细雨打湿了少年们的刀剑。

    赵无安悠悠前行,神情一如当年初见,只不过周身飞剑环绕。

    如潮剑气以圆盘之势挡开了落在赵无安头顶的雨水。他单肩背着空空如也的暗红剑匣,缓缓走向雨中的二人。

    他忽然笑道:“说起来,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们谁能料想到如今的情景?”

    涂弥和莫稻两相对望,默不作声。

    “我记得那时候,扬州也刚下过一场春雨,是莫稻来接我和涂弥,去柳叶山庄的吧。”

    赵无安的声音浅淡,带着对二人来说都久违了的慵懒气息。

    “一开始我想不明白,为什么解晖宁肯放过我这个洛神后人,也要抓走涂弥。又为什么,仅仅一年多未见的莫稻,出现在雄刀百会上,已成了能击败刀道魁首的一品高手。

    “其实真相真的特别简单,我一开始百思不解的那些可能性,其实都正是唯一的正确答案。”

    赵无安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苦笑着拍了拍额头:“一不留神又多话了,其实我猜到的事情,你们俩肯定也早就知道了吧?”

    涂弥没有作声,莫稻又瞥了一眼她,支支吾吾应道:“算是吧。”

    “说来也是缘分。解晖与东方连漠为自己寻到的名剑与名刀,其实早在柳叶山庄中便打过了照面。”

    赵无安瞥了眼二人身上不整的衣衫,笑道:“然而,就算你们都有杀死对方的机会,还是一个人都没有下得去手吧?”

    涂弥没说话,微微红了脸。莫稻也怔愣得不知如何是好。

    “东方连漠和解晖识人之术何其超凡,又怎会料想不到你们二人的性子,本便不适合这般殊死厮杀。然而天下寥寥苍生,能有如此超凡天赋的也不过涂弥与莫稻而已,他们本也没有选择。这几年来逼你们杀人以炼心境,正是他们预想到今日之事,不得已之选择。”

    赵无安挑了挑眉,无奈道:“我都说到这份上了,你们还不肯放下兵刃,好好说句话?”

    听见这话的莫稻,讷讷放下了刀。谁知收到了一半,竟被涂弥挥剑挡住了。

    他抬起眼睛,正对上小道姑倔强的眉目。

    “不许收!”涂弥恶狠狠地,“你要是现在收了刀,我立马杀了你,然后再去杀那东方连漠!”

    莫稻收刀的手僵在了半空。

    赵无安无声苦笑。他先前倒是没想到,这个一向性子极软的小道姑,竟然比莫稻还难说服。

    世上事难是拿起再放下。

    莫稻不吝说是有东方连漠在才能得到如今地位的。东方连漠对他而言无疑是大恩人,要在这个时候背信弃义,莫稻显然也轻易下不了决心。

    而对涂弥来说,解晖不过是恶毒之人,为达目的极尽一切手段,绝非什么需要以诚待之的有恩之辈。她之所以不愿在这里收手,多半是因为严道活的死罢了。

    解晖的事先放在一边,终究是东方连漠亲手杀了严道活,涂弥会对他有如此之大的恨意也在所难免。

    赵无安只能试着从头说服她。

    他慎重地开口道:

    “实不相瞒,我也是才赶到锦官城,并未亲眼目睹东方连漠败退的场面。但据他人所言,东方连漠如今的情状十分凄惨,身为天下第一高手的他,居然在解晖面前连胳膊都动不了。”

    涂弥一怔,微微瞪大了眼睛。

    “这情状可说是解晖的完胜。而对于城内早已尘埃落定的结局,如今尚在城外争斗的二位,是否觉得何处不太对劲?”

    莫稻皱起一边眉头:“好像是哪里不太对……”

    “按理说,解晖历时数年磨砺而成的天下第一剑,涂弥,本就是用来诛杀东方连漠的。”赵无安静静道。

    按段桃鲤的回忆,从福州去往贪魔殿的那艘船上,安南曾与楚霆提起过一句话。

    “阻不得天命,便诛天命。”

    解晖宁诛而不阻的天命,想来便是造化境巅峰的东方连漠。正是因为想通了这一层,赵无安才顺势猜出了两名江湖巨擘培养涂弥与莫稻的真正目的。

    “而昨夜至此时此刻,这柄锋锐无双的利剑,已经被东方连漠的刀给挡下了。”

    他指了指二人尚交斩在一处的刀剑,声音毫无起伏。

    “然而,解晖却胜了东方连漠。”

    二人心头咯噔一下,都意识到了这再明显不过的矛盾。

    “矛盾的背后,是极其简单的答案。”赵无安冷冷道,“无论涂弥有没有被莫稻拦下,解晖的计划都万无一失,必能取胜。”

    “可……可是,这不可能!”

    涂弥失声道:“倘若解晖早有充足的胜算,又何必再费如此周折,硬要我与师尊去闯唐家堡、去杀东方连漠?”

    “严道宗是为了你,才去杀东方连漠的吧。”赵无安询问。

    涂弥震颤着身子,点了点头。

    赵无安长叹一声,闭目道:“在我说下去之前,把剑收起来吧。”

    涂弥的视线再度回到眼前的剑上,秀眉蹙起。

    她当然知道眼前的持刀少年早已失了战意。硬要缠着他一决高下,涂弥无非是不愿收起这把剑而已。

    毕竟这是冼心剑啊。师尊为了将冼心剑留给她,甘心只负一柄铁剑便踏上不归之路,一并留下了所有的希望。

    只要这把冼心剑仍在手中,仍在鞘外,她就有足够的勇武,一鼓作气斩下那恶人的头颅。

    诚然自己的背后正是更大的恶。涂弥也不愿回头。

    心境正在激烈交锋之时,赵无安伸出手,轻轻放在她的肩上。

    锋锐的气劲几乎一触即发,涂弥想也没想便挥剑侧斩了出去。

    剑风激荡,破开半里雨幕。

    赵无安兀自立于雨幕之中,任凭护体真气在这一剑之下瞬息崩溃,几乎半数剑气一并散入长风中。

    猛然间回过神的涂弥急急停下动作,冼心剑不偏不倚,正架在赵无安的脖颈上,几乎就要砍下去。

    然而古剑与脆弱脖颈之间,又多了样东西。

    看清那样东西的瞬间,涂弥的瞳孔蓦然睁大。

    赵无安悠悠叹了口气。

    “我知道,这一路行来,你无时无刻不是为了自己的师尊。”

    赵无安缓缓放下千钧一发之际替他挡下了一剑的那样物什,举到涂弥面前。

    “人死不能复生,我也理解你的痛苦。然而,你的师尊也并未一去不返。”

    涂弥颤抖着凝望那把近在咫尺的飞剑。

    剑为苏幕遮。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mm55589621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