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现代言情 -> 嘉平关纪事

455 幼稚!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被批准留下来、可以一起用午餐的华尧,在旁人看不到的地方松了口气,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有种逃过一劫的感觉。

    之前被薛瑞天撞见的时候,尤其是被陛下看到,他总觉的自己可能过不去这一关,甚至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万一运气不好,惹得陛下暴怒,被强制送回家去,他也不能就这么乖乖的听话。肯定要想办法,在半途逃跑,跑掉了就直接奔南境。不管这路上有多不好走、日子过得多艰难,哪怕是一边走一边要饭,他也要去南境,也要去找柳帅,也要完成自己的心愿。

    值得庆幸的是,他的运气不错,陛下对他的想法还是很认同的,甚至批准他留在沈家军体验几天,这对他已经是意外之喜了,跟天上掉馅儿饼没什么区别。

    华尧一边想着自己的心事,一边左看看、右看看,本能的往白萌的身边凑,他真的不想离陛下、沈国公和沈将军太近,这三位的气场太强,挨着他们坐,这顿饭吃完,怕是要犯胃疼了。除此之外,他跟薛瑞天从小就不怎么对付,两个人一见面,说不了两句话,就会互掐起来。但他们两个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就是单纯看对方不顺眼,没事找事而已。

    “明智之举。”白萌看到坐在自己身边的华尧一副活似受到了不公平对待的委屈小媳妇儿模样,哼了一声,“你这是不服气,还是心里有怨气没说出来?堂堂男子汉,怎么还眼泪汪汪的!就你这个样子,真到了柳帅那里,用不了两天,你就哭着喊着要回家了!”

    “大统领,你可别嘲笑我了,你都不知道我这几天是怎么过的!”华尧低着头看看自己身上皱皱巴巴、脏兮兮的衣裳,“你什么时候见过我是这个鬼样子?”

    “这就受不了了?”白萌把自己那一杯没动过的热茶递给他,“你要真的弃文从武,你现在这样就算是整洁的了。”他拍拍旁边薛瑞天的胳膊,“你问问侯爷,他们在战时,浑身是血、蓬头垢面都是常态。”

    “其实你去当兵,也不是件坏事,至少可以治治你这个吹毛求疵的病!爱干净是好事,但也要分时间、地点的!”听了白萌的话,薛瑞天笑眯眯的看着华尧,上一眼下一眼的打量了一下,“你现在这样,在打仗的时候就很不错了,不说别的,我们的盔甲连着半个月不脱下来都是正常。我记得最严重的一次,连着打了三天,那盔甲就跟长身上似的,脱下来的时候,不小心牵动身上的伤口,那才是真正的痛苦呢!”

    “你……”华尧生在西京、长在西京,见的最多的也不过就是街上地痞打架、校场上兵士们的日常训练,满身都是土、都是泥,这已经是他能忍受的极限了,没想到真正的边关居然是这个样子。“我……我……你们……你们……”他结巴了好一会儿,都没说出来一个整句,“你们不是将领吗?怎么还会受伤?”

    “身先士卒,不懂吗?将领不受伤?这是谁家的逻辑?”看着华尧那张小脸被吓得惨白惨白的,薛瑞天的心情莫名的好,“像我们这样的人呢,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疤没有几十个也差不多了。”

    “你……你胡说八道!”华尧吞了两口口水,握着茶杯的手指都开始泛白,“薛瑞天,本公子见的世面确实不多,但你也别把本公子当傻子骗。你要是受过那么多的伤,陛下和太后娘娘还会允许你留在边关?不早就把你调回京了吗?”

    “哦?”薛瑞天一挑眉,用胳膊肘戳戳宋珏,“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这个心思?”

    “什么?我又怎么你了?”听到薛瑞天把华尧的话重复了一遍,宋珏轻笑了一下,“哦,这个啊!母后倒是有这个想法,但是被我劝住了。”看到华尧惊讶的目光,他解释道,“不明白是为什么,对吧?老国公爷和老侯爷当年来嘉平关城之前就已经立誓,镇国公府和武定侯府就是镇守大夏北境、确保北境安宁而存在的,职责就是这个,哪一天北境不需要他们了,他们就会彻底的消失。”

    “老国公爷和老侯爷大义!”白萌重重叹了口气,“据我所知,他们还要求两家的后人,必须牢记这一点,不能有任何的非分之想,他们此生存在的目的就是要守护这一方土地、守护这一方百姓。我爷爷当时跟我说起来的时候,万分的敬佩,这也是我为什么执意要来嘉平关城的原因。”他看看沈昊林,又看看薛瑞天,“听说这是你们的家法,所有的子孙后代必须遵守。”

    “嗯,家法第一条,也是最重要的一条就是这个了。”薛瑞天点点头,“不管发生任何情况,无陛下手诏,永不得离开嘉平关城。”

    “当年先帝劝过两位,但他们不听,执意如此,先帝也没有办法。”宋珏耸耸肩,朝着华尧一挑眉,“所以,就算朕和太后有什么想法,也只能是想法而已,不能变成现实的。不过……”他好奇的看了一眼白萌,“好端端的,你们怎么聊起这个了?”

    “他说侯爷骗他,明明没有受过什么伤,非要说自己是伤痕累累。”白萌拍拍华尧的肩膀,“说你天真无邪,说你幼稚,你还不相信。当兵的,有几个没受过伤的?就算是我这个大统领,成天在京中混迹,也是大伤小伤不断的,更不要说他们这些边关守将了。”他伸手指指沈昊林、沈茶,“你们在京里听到的,都是沈家军又打赢了仗,国公爷、侯爷、大将军又斩首敌军大帅什么的,但你们知道,有多少次,他们差点把自己的命也丢在战场上吗?”接过薛瑞天递到手边的茶碗,他喝了一口,又接着说道,“你们看到了他们的风光,幻想自己有一天也能这样的意气风发,却不曾想过,这些风光的背后,他们需要付出多么大的代价。”

    “这不是很正常吗?”薛瑞天叹了口气,“京里大多数的人都是这样的,他们看到了那些他们想看到的,那些看不到的,就被彻底的忽略掉了。不过,还好有小白子你这样的,这就让我们很欣慰了。”

    “不只是我,陛下也是一样的。每次边关发生战事,尤其是那种很关键的战事,陛下就成宿成宿的睡不着觉,他担心国公爷,担心侯爷,担心两位郡王,担心沈将军,生怕自己睡下,再一睁眼,就会听到从边关传来这些人的噩耗。”

    “这又是何苦呢?我们就是知道他会这样,所以,无论多艰难的情况、受多重的伤,我们都不会把消息传回去的。”薛瑞天勾勾唇角,“我们说过,除非战死,否则,往京中传的只有捷报。”

    “报喜不报忧。”白萌翻了个白眼,很认真的看着华尧,“听了这些,你还想要去柳帅那里吗?”

    华尧看看白萌,又看看薛瑞天,低下头想了好半天。

    “你也不用想这么久,这次亲身感受一下就知道自己真正的想法了。”薛瑞天坏笑了一声,“不是哭着喊着要跟着柳帅吗?我们可以成全你。”

    “真的吗?”华尧立刻抬头,“你可不能诓我!”

    “前提是你可以通过我的考验。”薛瑞天轻轻敲了一下桌子,“如果你能通过我的考验,不用陛下开口,本侯亲自给阁老写信,亲自向柳帅推荐你。”

    “你会这么好心?”

    “说你幼稚,你总不承认,本侯不会拿你的前途开玩笑。何况,本侯一直都认为,男孩子嘛,总要出来闯闯,才能真正的长大的!”

    “嘁,你少一副教训人的口气跟我说话,你比我大不了多少,别总想着要当本公子的长辈!”华尧翻了个白眼,“你看着吧,本公子一定会让你刮目相看的!”

    “是吗?那我就拭目以待了,希望你别让我看笑话就好。”

    “咱们走着瞧!”

    华尧怒气冲冲的瞪着薛瑞天,后者却一点都不在乎他的怒气,脸上依然挂着很恶劣的、嘲讽意味十足的微笑。

    夹在这两个人中间的白萌,往左边看看,又往右边看看,最后很无奈的摇摇头,如果让他评价的话,这两个人半斤八两,都挺幼稚的。

    in1903081bqg1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