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现代言情 -> 房产大玩家

761.东海梅家!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手机的款式很老,几乎是十年前的砖头机了。

    但这种手机有一个好处,就是电板容量巨大,而且信号强劲。

    韩开弘慢慢装着电板,开机,同时问道:“你跟涵涵的事情,打算怎么办了?”

    “蛤?”陈晋有些诧异。

    这个话题,岳父可从来没有跟自己聊过。

    韩开弘有些无奈道:“这已经不单单是你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了……”

    陈晋闻言,顿时心中一凛!

    “关系绑架”!

    他心中瞬间就冒出了这四个字来。

    韩开弘作为焦启寿的好朋友,已经死死的绑在了一起。

    而蒋艺涵作为韩开弘的亲生女儿,哪怕是私生女……

    陈晋想要得到焦启寿的真正善意,就必须真正踏入这个圈子里。

    然而,维系这个圈子之间结构稳固的,就只能是他和蒋艺涵的婚姻了……

    毕竟对于处于他们这个层面的人来说,家庭和婚姻,哪怕只是形式上的,都是必须考虑的重要因素。

    …………

    陈晋有些恼火起来了!

    韩开弘一直在看着他的表情,见他眼中透着怒意,忙道:“小陈,这些道理,你应该明白才对……”

    “我明白不代表我能接受!”陈晋怼了韩开弘一句。

    但他立刻又觉得这样似乎有些不妥,强行压下心头的不悦,叹了声气道:“我本来就打算这个月跟艺涵领证了。”

    “只是……”

    “从我跟艺涵在一起的第一天起,我就在尽量避免收到她和你之间关系的影响。”

    “无论做什么事,都不想!可没想到……哎……”

    听着陈晋的无奈,韩开弘亦是心有所感:“所以你才要更努力!”

    “你心里的滋味,我都能理解。”

    陈晋眨眨眼,想起来自己这个便宜岳父,其实也是一桩政治婚姻的牺牲品呐。

    虽然得到了现在显赫的地位以及能量,但从内心的体验来说,真的很难分辨到底是赚了还是亏了!

    这也是陈晋愤怒的根本原因!

    他不希望自己的婚姻参杂任何的其他因素……

    见韩开弘已经开始拨号了,陈晋忽然伸手制止道:“爸,算了。”

    “嗯?”韩开弘皱眉道:“那你这次去东海市……”

    陈晋笑道:“原本只是想方便一点而已。但如果不太方便的话,也有不方便的做法。”

    “我还是会跟艺涵领证的,但绝不是向焦启寿表态!”

    韩开弘楞了片刻,随后泄气一般的笑道:“小陈,你比我有骨气!”

    “不过到了东江市,你要小心一个人。”

    陈晋挑眉问道:“是谁?”

    “梅广连。”

    “他是……?”

    “东海市的老三,也是我的……额~”

    韩开弘的表情忽然有些尴尬起来。

    陈晋也立刻敏锐的感觉到,这个梅广连说不定跟自己的便宜岳父,有些其他关系,大概率就是……

    “其实,他算是我的小舅子。”韩开弘蹙眉道。

    “果然!”陈晋心道。

    他接着问道:“这个人,你怎么评价?”

    毕竟如果连韩开弘都提醒自己要小心的话,那就真的要小心了。

    韩开弘想了想,反问道:“你觉得……吴青山如何?”

    陈晋闻言,思考了片刻后应道:“吴青山属于根正苗红,但只可惜他老爹死得早,所以有今天的下场也不奇怪。衔接上断了嘛。”

    韩开弘点点头笑道:“没错。只不过我那个老岳父,虽然退休了,但现在身子骨还硬朗着呢!”

    “…………”

    陈晋有些明白了。

    韩开弘能走到今天,显然不可能仅仅是因为焦启寿的栽培,跟他当初委身高门大院也是有绝对关系的。

    这么说来,他的老丈人……

    一个女婿,一个儿子,都已经到这个咔位了……

    那他自己……?

    “你就告诉我是几级的吧?”陈晋懒得猜了,直接问道:“吓不死我的!”

    韩开弘凝重道:“退休后高配了2-4级的待遇。”

    “嘶~~~”这下轮到陈晋呲牙咧嘴了。

    他苦笑道:“我现在明白你当初为什么会放着这么一个大美人不要,投入人家的怀抱了!”

    “表示理解!”

    “你这算是挖苦我呢?还是挖苦我呢?”韩开弘没好气道:“还有没有点长幼尊卑了?”

    陈晋耸耸肩:“我就是在挖苦你呢。”

    “找打!”韩开弘一抬手,却看见陈晋脸上的笑容。

    他放下手道:“真不怕?”

    “这种事是怕就就用的吗?”陈晋反问道,光棍的很!

    韩开弘点点头微笑道:“你还算有骨气,确实比我当年强。”

    “不过就算看在我的面子上,只要你别碍事,他们不至于为难你,反而还会帮你。”

    “而且焦启寿也一定会打招呼的。”

    “到了东海市之后,你要怎么做,那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

    “善用这块资源。”

    陈晋点点头,打了个招呼便离开了。

    他前脚刚出门,韩开弘看着已经开机的手机,还是把电话给打了出去。

    焦启寿的所图甚大,但根基还不稳,现在的陈晋对他确实大有用处。

    毕竟像海地集团,兆基集团,龙仓集团这些庞然大物,谁没那么一个两个好朋友呢?

    之于东海市,焦启寿的影响力一直都没办法扩大到商界。

    说到底,东海市的江河滩涂,没有三两三,谁敢去闯?

    所谓鱼龙混杂,风云涌动,便是东江市的真实写照了!

    如果陈晋真的能帮焦启寿实现这个目标,那他在焦启寿面前的分量,就不可同日而语了……

    …………

    “喂,开弘。”焦启寿的声音在对面响起。

    韩开弘立刻应道:“启寿同志,陈晋这个月就会跟涵涵领证了。他打算,月底就去东海市。”

    “嗯,东江市的事情都了了吗?”

    “是的。他已经跟金厦集团谈好了,收购70%的股份。”

    “真的?”焦启寿有些诧异,虽有便惊喜道:“没想到,这个年轻人还真有本事。开弘,很像你年轻的时候呐~”

    “你见笑了。”韩开弘笑道。

    “那好,我跟老梅打个招呼。”焦启寿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

    …………

    当天傍晚,一辆普通牌照的奥迪a8l从东海市人民广场驶出,直接从延和路上了高架桥,又从大都会高尔夫俱乐部附近上了海江高速往西南行去,一共行出了30多公里,才在松高中路附近下了高速,再拐弯向南,十分低调的进到了余山高尔夫郡的别墅区当中。

    这是一个2005年建成的高端别墅小区。

    所谓高端,指的是小区内一共只有90幢独栋别墅。最小的,建筑面积也达到了400多个平方,而最大的,则是接近2000个平方。

    在21世纪初期就能够有财力支付逾千万的总价入住这里的业主,无一不是各行各业的顶尖人物。

    依托着小区内配套的高尔夫会所以及乡村俱乐部,这个小区里俨然已经形成了它极其独特且私密的小型社交圈。

    只不过这个也不过百多人的社交圈,却掌握着大量的财务以及资源。

    作为这个小区的开发商,海地集团的薛国祥也享受到了这个社交圈所带来的种种实惠。尽管这本就是他打造这个小区的根本目的,但能够顺利实现,也足以让他自傲的了。

    奥迪a8l驶入的,正是别墅小区中建筑面积最大的一幢,达到了1645个平方米。再加上室外游泳池和院子花园之类还有地下室之类的面积,使用面积超过了3000个平方米。

    一个面容刚毅,身材壮硕却不臃肿的中年人下了车,随后就直奔一楼的会客室。

    进了门后,他朝着坐在最里端一个满头华发的老者恭敬道:“爸,我回来了。”

    “嗯,广连,坐吧。”老者应声。

    中年人正是梅广连,他点点头,看了一眼已经坐在另一侧的中年妇女正满脸的愁容夹杂着怒气,不由得问道:“玉莲,你怎么了?”

    梅广连的亲姐姐梅玉莲叹了口气应道:“你听爸说。”

    “?”他又把目光投向了父亲,梅仕忠。

    只听父亲缓声道:“我今天接到老焦的电话了。”

    “嗯?”梅广连立刻来了精神!

    他跟自己的父亲不同。

    当年父亲走到自己今天这一步的时候,就已经到花甲之年了。可自己今年,才刚满50周岁,按理说,政治寿命还长的很。

    所以他们一家人当中,他是最愿意跟焦启寿成为好朋友的!

    虽然他跟焦启寿之间只差了看似微不足道的那么一步,可这一步,就跟蚂蚁与巨象之间的差距一样巨大。

    自己,无非是个头大一点,双颚有力一点的蚂蚁罢了。

    梅仕忠自然明白儿子的心思,凝重道:“你知不知道东江市有个很年轻的房地产开发商,叫做陈晋的?”

    “知道。”梅广连道:“薛国祥跟我提起过,锋芒毕露的一个年轻人,好像在东江市闹得动静还挺大?”

    “呵呵~”

    梅仕忠笑了一声:“岂止是动静挺大呐。他已经几乎一统整个楚南省的房地产行业了!”

    “什么?”梅广连难以置信道:“薛国祥当时说的,他还只局限在东江市一座城市呀。”

    “所以才说这个年轻人厉害嘛!”梅仕忠解释道:“现在的情况是,千墅集团唯他的晋涵集团马首是瞻,今天的消息是说,他马上就要收购金厦集团70%的股份了。”

    “这两个集团你应该是知道的,把他们两家都拿下了,跟一统全省的市场,还有什么差别吗?”

    梅广连点点头道:“这么说的话,这个年轻人还真是厉害了!”

    “怎么?他莫不是觉得楚南省无聊了,想到东海市来当过江龙了?”

    梅仕忠应道:“没错。他月底就会来。而且,老焦要我们全力配合他。”

    “明白了。”梅广连笑道:“我还真有些好奇了,这么厉害的年轻人,到底是不是有三头六臂?”

    “哼!”

    这时梅玉莲忽然嗤鼻一声,露出了不屑的表情。

    梅广连有些诧异的看着她……

    “还有……”

    梅仕忠亦是蹙眉道:“他……他是韩开弘的女婿。”

    梅广连一听,立刻皱起了眉头。

    韩开弘在东江市有老相好的,还生了个女儿这种事情,实际上对于他们家来说早就不是秘密了。

    当初韩开弘到楚南省去工作的时候,梅玉莲就已经大闹过一场了,甚至险些直接毁了自己名义上丈夫原本繁华紧簇的大好前程!

    后来还是焦启寿亲自出面安抚她,才算是把这一页给揭了过去。

    现在可倒好……

    韩开弘的女婿又要大摇大摆的来东海市了?

    梅玉莲可不是什么安分守己三从四德的家庭主妇,她可是这座城市的财政大管家啊!

    梅广连再次看向自己的姐姐,知道这件事情一直都是梅玉莲心头一根拔不掉的倒刺,甚至还越扎越深!

    但是一考虑到另一个方面,他只能开口劝道:“姐~都这把年纪了,还有什么可看不开的呢?一切还是以大局为重嘛!”

    “大局大局……”梅玉莲恼道:“你和爸都只会拿这两个字来堵我!我难道是那么不识大体的女人吗?”

    梅仕忠和梅广连都沉默了。

    事实上,当初韩开弘和梅玉莲的婚姻,也是梅仕忠在焦启寿的授意下促成的。

    只不过韩开弘却是非常的识得大体,也是个七巧玲珑心的人物。

    在那些年的时间里,把梅玉莲哄得五迷三道的,对韩开弘几乎是死心塌地的好!

    原本在她的世界里,自己的人生已经近乎于完美了:有能量巨大的父亲,自己从小一路顺风顺水的,事业一年一个台阶的往上走,弟弟也很争气!

    最重要的是,她还收获了一个她以为无暇的爱情!

    然而这个做了多年的甜美幻梦,都随着韩开弘要赶赴楚南省而破灭了……

    还是被人狠狠戳破的!

    是焦启寿让她知道了,自己原本以为对自己忠心耿耿的丈夫,不但在外面有相好的,而且连孩子都那么大了……

    她原本还试图去原谅。

    毕竟身处于最大的染缸当中,她当然知道男人不犯错几乎是不可能的。

    当时她甚至以为,韩开弘出轨的原因,是自己一直没能给他生个孩子……

    可是在两个人最后一次从心平气和到歇斯底里的交谈中,梅玉莲才听韩开弘亲口告诉她……

    他爱的,从来就不是她!

    一直都不是,一分一秒都没有。

    她以为感受到的那份爱,只不过都是虚伪面具下的假象而已。

    于是她疯了……

    她开始用尽一切的手段报复起韩开弘来!

    就在她快要成功的时候,还是焦启寿跳了出来,制止了她的所有报复行动!

    到了那一刻,梅玉莲才明白过来,自己看似完美的婚姻,不但没能收获爱情,甚至连亲情都没能收获。

    自己,也只不过是焦启寿用来限制韩开弘的一枚棋子罢了。自己的婚姻,也只不过是一场处于权衡利弊的交易而已。

    当她得知韩开弘一直都对这一点深恶痛绝却无能为力只能随波逐流的时候……

    除了刻骨的怨念之外,梅玉莲的心里已经没有任何其他想法了。

    可是现在……

    韩开弘的女婿?

    很可笑吧?自己作为他的正牌夫人,从未生育,可韩开弘却冒出一个女婿来了?

    他的这个女婿竟然还敢踏足东海市!!!

    梅玉莲心中仅剩的那一点死灰,立刻又熊熊燃烧了起来……

    …………

    “玉莲~”

    看着女儿渐渐变得狰狞的面容,梅仕忠开口劝导道:“这都是爸爸当年的过错,你如果要怪,就怪爸爸好了。”

    “但是现在……为了广连的前程,你得当作看不见。”

    梅玉莲:“…………”

    “当作看不见?”

    她咬牙切齿道:“说得轻巧。”

    “姐!”梅广连严肃道:“那你还想怎么办呢?我们这么一大家子人呢,一起给韩开弘陪葬吗?”

    “更别说,你就算整死了他女婿,他也不会有半点损失!”

    “何苦呢?”

    梅玉莲一抬手:“爸,广连。你们放心,我还记得自己姓梅!”

    “但是我有言在先,那个陈晋要是砸在我手里,我可是不会留情的。”

    闻言,梅仕忠和梅广连这父子二人总算是松了口气。

    主要梅玉莲不主动出手,想必那个如此厉害的年轻人,不会笨到这个程度吧?

    …………

    夜已经很深了。

    但陈晋却还没能入睡,而是聚精会神的看着眼前的资料。

    这份资料是韩开弘给他的,关于东海市梅家的相关信息。

    “梅仕忠,梅玉莲,梅广连……”

    “一门三杰呐!”

    像梅家这样的家族,说它气焰滔天都不为过!相比之下,梅家在东海市,更甚于当初的吴家在东江市……

    就像他当着韩开弘的面说的一样,他现在更加理解当初韩开弘为什么会做那样的选择了。

    毕竟自己的便宜岳父可不像自己一样,有活点雷达这样的大杀器傍身。

    这才是他安身立命的根本,也是他敢于正视所有困难险阻的倚仗……

    陈晋不由得设想起来,如果是自己处于彼时彼刻韩开弘的处境上,又会如何选择呢?

    自己真的能够像现在这样,高喊着“我清高,我骄傲,我为社会除奸佞”?

    怕是都不用一巴掌,别人吹口气就能刮死自己了吧?

    所以陈晋心里很明白,自己其实从来都不清高。他只不过是比别人,多了几分选择的余地而已。

    这份余地,让他可以按照自己的本心来做事情。

    “有选择,才有任性的资本呐。”

    陈晋不胜唏嘘,并不想去评价自己这便宜岳父做事是不是有些不厚道。

    因为他已经想得很清楚了,如果换了是他,只可能会更加的偏执而极端吧?

    好歹当时的韩开弘已经的独当一面的重要人物了,而自己……

    “吾日三省吾身,真要说起来,自己其实可还差得远呢!”

    带着这样的感慨,陈晋抛开杂念,继续把头埋进了一大堆的资料当中……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mm55589621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