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现代言情 -> 咸鱼的自救攻略

第四百三十三章 西湖论坛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我们的网址:2你5我k看s书w网
    楚垣夕左思右想,觉得走在创业路上的兄弟们也怪不容易的,所以还是等等看,看有没必要做这波收入来完成对赌,没有的话就不赚这个黑心钱。

    关键是这种高定价不同于199和299,是暗含着答疑的,或者说相当于一种入圈的门票。看盗版的人没有资格提问,所以对于拉收入还有一定的保证,但是这就彻底要往创业导师的不归路上走了。

    当然,真香定律是宇宙至高真理,每个人都会被迫着发出“真香”的尬笑,然后变成自己曾经讨厌的人。所以楚垣夕也没打算在这方面进行什么自我的约束,当创业者,最重要的是看得开。

    只见房诗菱打开手机,看了看《高站长》上最近发出的文章,然后随便指着一篇说:“比如你这篇写扈三娘嫁给王英的吧,你这标题《不在梁山上痛哭不足以谈婚姻》就很老气,这都是三四年前的流行标题了。现在取标题讲究的是力度、姿势和优越感。”

    声叔也在一边听着,心说你确定这特么说得不是上床?对房诗菱的认知,声叔应该是这个房间里除了楚垣夕和朱魑之外认知最深的了,因为他经历过西客站扎心事件。所以房诗菱现在变得这么殷勤,这么善解人意,他心里只想呵呵。

    私下里他也问过楚垣夕当舔狗的滋味如何,楚垣夕的回答是:“这不是当舔狗,这叫情怀。我把情怀卖给自己,不卖给员工。”

    这让作为真?单身狗的声叔更有资格以FF团的身份歧视楚垣夕。

    此时,只见陆羽听得聚精会神,房诗菱随口指点:“换成我来取名的话,根据你的内容,我大概会这么取?《在水泊梁山,有两万人假装活着》。”

    “那这篇呢?”陆羽也拿出手机,换了一篇名为《被有钱人追求是什么体验》的,房诗菱轻描淡写的说:“这是写白莲花玛丽苏的?《美丽善良的女人不能娶?对不起,你娶不起》。”

    陆羽一拍脑门,脸上的褶儿都在笑,对楚垣夕说:“老大,你看?”

    只听楚垣夕呵呵一笑,看都不看他一眼,冷冰冰的说:“不用那么麻烦,他很快就能写出来了。”

    陆羽一脸懵逼,马上楚垣夕又补了一句:“他写不出来我就招能写的人。”

    陆羽立刻灰溜溜的跑走。

    这是房诗菱在展示自家的合作价值,她在田园女奴领域独特的价值。然而楚垣夕不接这个茬,他无意于阻挠陆羽在田园女奴道路上大步狂奔,但是更无意于欠房诗菱的人情。

    房诗菱半晌无语,只好说:“下周西湖边上有个‘2018第四届西湖国际IP产业创投大赛暨IP衍生品论坛’,我希望你能去帮我站台。”

    “只是站台?”楚垣夕听袁荣说过这个展览会,没想到房诗菱也要去,看来规模很大。

    不过想想也正常,自从2014年IP热以来,国内的文化产业连续出现了几波高峰,特别是得到很多地方政府的支持乃至加持之后更是如虎添翼,不少有想法的地方都在追逐这波经济效益。然后地产企业也掺和了进来,大搞政商结合的文化产业园,以至于出现“一流的IP玩文化产业园,二流的IP玩影视,三流的IP玩游戏,不入流的才玩小说动漫”的说法。

    在天朝,一旦得到政策的支持,很多赛道就会变得无比宽广,而能够追上政策的红利则是入流的资本与不入流的资本之间的区别,这一点就连企鹅阿里也不例外,甚至追政策追得更紧。

    甚至于只要搭上政策的顺风车,本来很违和的项目都能一马平川。ORPG大制作手游,居然是地方政府给背书的,因为这是鄂省的一个极为庞大的地方文化产业衍生出来的项目。历史上这么著名的文化产业最后衍生出一个手游来,然后华丽丽的扑街,不知道三丰真人泉下有知做何感想。

    楚垣夕没有斩钉截铁的拒绝,房诗菱心花怒放。她最近已经摸清楚楚垣夕的脾气了,如果完全没商量,根本就不绕弯子,钢铁直男讲究的是直截了当的拒绝,反过来则有的商量。

    “对对对,只站台,你就负责领《房哥房姐》的奖就行了。啊对了,还得准备个论坛发言。”

    啥玩意?论坛发言?楚垣夕感到一阵心虚:“这个活动下周展开,那征集项目应该早就结束了吧?另外直接领奖是什么操作?要不我就不去了吧?”

    他很别扭,因为如果是《动物公司》乃至《乱世出山》的话得个奖是手到擒来的,但是《房哥》获奖,不太可能实至名归。他很抵触这种事情,哪怕黑幕是偏向自己的。

    更关键的是他特别讨厌所谓的论坛。此论坛不是互联网用户常上的论坛,而是真人论坛,就是春节前洪兴组织的那种论坛,在台子上摆几把椅子,几个大佬坐在上面,当着台下数百围观群众高谈阔论,把台下的人当成小透明。

    楚垣夕原世界中就被人邀请过参加这种论坛,那还是他第一次创业做共享单车的时候,上了台之后就一个问题:形式上是几个台上大佬在主持人的调度下轮流发言,那轮到别人发言的时候我干嘛?台下的围观群众可以玩手机,我在众目睽睽之下不好玩手机吧?

    于是楚垣夕尴尬症犯了,只好全程认真听同行们吹牛逼,然后还得不时赔笑,报以热烈的点头,以示自己真的在听。

    这个表情管理的生疏就导致了他zhuangbility的环节严重失格,以至于后来办了小康之后就参加了一次论坛,然后上去放飞自我全程玩手机……后来再也没人请他上论坛了!

    其实在台下看大佬们zhuangbility不用羡慕,因为上边的人有多别扭下边的人根本不知道。楚垣夕就很佩服那些上了论坛之后一点心理压力都没有的人,也许上得多了之后能治尴尬症?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