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现代言情 -> 咸鱼的自救攻略

第七百二十六章 答辩的时候基操勿六(大章求订阅)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徐欣听了也没有太意外,毕竟阿里那是著名的什么都要来一手,而巴人集团已经够肥的了,就算撸串的话也是大腰子级别的,值得一撸。

    但楚垣夕可不敢这么想,一听说神马?开玩笑的方式说并购?赶紧打住吧您呐。

    关键是对方是开玩笑哒,谁知道有诚意没有?这要不加警惕真有可能因为“莫须有”的事情而出状况。

    所以袁苜的反应绝对配得上一次高调的赞美,让一切在未发生前湮灭,无形中达到了我自岿然不动的境界。

    茶桌对面,徐欣虽然没置可否,但是展开了楚垣夕的社交路线图。一边看一边问:“那阿里报价了,你们呢?就没聊一下?”

    “没有啊。阿里又不是游戏的料,我那么大的蛙儿子都被阿里给弄没了,把巴人卖给阿里,我两亿的游戏玩家怎么办?不就成了弃婴了么?我得为他们负责啊。”

    “哟哟哟~”徐欣明显不信,心说你跟你妈妈辈的人装的什么bility?这明显是加(qian)着(mei)防(gei)备(gou)呢。

    不过想想小康的业务面,看看黄车的惨状,再回忆一下当年美团是怎么闯关的,以巴人和小康两个名义上独立的公司之间不清不楚的关系,不加防备才有鬼。小康可是明目张胆的从巴人转岗了N个员工,巴人接受并购之后,阿里就算本来不了解小康肯定也要了解一下,到时候肯定兴趣大增,说不定就想整合整合。

    而且那可是阿里啊,人家业务面和体量在那呢,都不用动用什么歪门邪道,直接碾过来以小康的初生状态也遭不住,最终只能是不断妥协。

    主持过无数次投资、并购、要约收购乃至敌意吞并的徐欣都不用仔细想,后面的发展路径就自动推演而出,就像是材料中楚垣夕推演社交途径一样。

    这个社交途径还是蛮复杂的,提出社交之前需要先铺几步路,一二三步每步都有相关功能,看起来跟社交没毛的关系,但是最后一亮剑,得,升起一面名叫“小区社交”的大旗,前边的功能全用的上。最终,把这些功能都归集到一个新的社交APP里边,用户不想用也得用,因为方便,因为货币循环在里边的应用场景更多。

    “你这是,怎么说呢,你这是一个命令型的社交场景啊,用便利店做网点强行带节奏的感觉?反正你最后一定要这么做的话,这算是把微信QQ里的业主群、家长群、健身群、跑步群之类的都给取代了?你开发AI的最大用处是搭建群组?嗯,也有一定道理。合着你的核心其实是五个IT组里最不起眼的大数据组啊?”

    “不是为了取代那些群,是为了发展自己的社交,给用户‘有效扩列’。”

    楚垣夕知道徐欣基本上已经拉到自己阵营里了,可以说的清楚一点,细腻一点。“你刚才在会上问小康生态的时候,我强调了一个词,叫做‘制造需求’,在社交中也是一样。所谓制造需求不是无中生有,而是本来就存在着潜在的需求,只是过去或者是技术手段达不到,或者是生态建设达不到。那么我现在看到技术上已经没问题了,就建设这部分生态,这种需求自然就会出现。

    我要做的社交并不是局限于小区,只是叫这个名字比较有代表性,我举个例子你就明白了。比如说,公司与公司之间,一个楼宇里有许多公司,但互相之间搞联谊的非常少。可能公司老板并不希望联谊,但是员工之间呢?有没有互相交流的需求?显然是有的,特别是社畜员工,无论是寻求更多的就业机会和信息,还是找对象。

    这种需求可以用‘一步之遥’来形容,但通常这一步是咫尺天涯,而且目前并没什么应用针对这个痛点下手。而小康的社交可以通过AI化的社群构建模式把这些咫尺天涯的人链接起来。社交本来就是为了链接那些有链接需求的人,无论是熟人还是陌生人。

    小康切入的是熟人和陌生人之间的一种社交,为什么叫‘小区社交’?就是因为小区正是一个人们住的很近但是老死不相往来的社交环境。如果隔音效果不错而且生活习惯都比较好,住你隔壁的邻居你可能住十年都不认识,直到退休了每天出去遛弯才互相认识。

    类似于这种的需求每一个都非常小,但是也非常多,可以类比于‘长尾渠道’,众所周知,现在长尾渠道越来越重要对不对?我就把它们称之为‘长尾需求’好了。

    信息社会,信息是第一位的,小康通过便利店,可以定点研究大数据,每一个店配合骑行数据交叉起来都能构建一波有效数据,然后用AI识别功能搭建群组,识别各个用户的关系,帮助用户扩列加群。

    这是QQ微信想实现但都没实现的功能,因为没有配套的实体产业,也就没有准确的信息来源,所以做了相关功能但是只能用来约炮。我为了实现这个功能做了这么多配套产业,软的硬的都有,在这个细分场景内肯定比微信QQ强啊。

    这叫做以位置为核心因素,以消费习惯为骨架,用这样的数据建立的社交网络,正好能够满足大量长尾需求,这是它的基本盘。

    这一点我给他们俩解释过,我做的社交正式分类应该叫做‘标签’社交,标签社交关键就在于打标签,打标签的关键在于大数据,如何拿到这种大数据?网购和外卖是线上的一方面,但是有效性不强。另一方面就是线下,只能靠投资构建生态,于是我选择的方式是便利店和单车,即包含了位置信息,也包含了消费信息。这么反向推倒,从结果出发,就能知道有什么是必须要构建的,有什么钱是必须要烧的。

    至于推广,小康未来推社交会在某个时间点上通过某一个解决标签社交痛点的功能引入社交概念,然后推一个全新的社交APP。”

    当初袁敬的手可是因为听到这段而激动的抖起来过,但徐欣就稳当的多了,丝毫也没有任何表示,比袁敬整天板着个脸的段位高一级。

    不过她在楚垣夕说完之后凝神思考了很久,才问:“我还有几个问题。”

    “您请讲。”

    “第一,头条系的多闪为什么没有推成,你今天说过的所有成功条件,多闪都满足。”

    “啊,要成功不是满足什么什么条件就能成的,满足条件不是充要条件,得解决痛点。”楚垣夕说着心里偷着乐,因为这个问题正好问到他极为了解的区域。

    毕竟巴人跟头条系的关系可是相当的复杂,而且,陆羽带领的巴人信息团队接手自媒体之后因为创作能力完全比不上去年同期,做不出大爆的视频出来,所以对研究和复盘加大了投入,写过很多内部的文档,对整个自媒体市场进行分析,其中主要是和抖音和微博有关的一些东西。

    这些分析的成果楚垣夕都看过,现在是张口就来,心说张铭啊张铭,对不起了,我现在要在多闪身上撒盐啦!

    “为什么多闪没成,我觉得有两个主要原因吧,第一是伪需求,第二是推广方式。

    多闪是单独推广的APP,流量很强,纯社交,但是它解决用户什么社交需求呢?没有,用户根本就没有用视频进行社交的需求,至少目前还没有,所以多闪制造不出有效的需求出来。

    社交的一个重要功能是自我展示,用视觉进行社交的精髓在于展示的东西得能拿得出手啊。但是普通用户自己拍的视频丑不堪言,根本拿不出手。因此,什么时候多闪可以推起来?AI发展到可以像P图一样一键美化视频的时候。

    归根到底一个问题,图片社交为什么能行?因为不懂P图的用户可以随便点点就把一张瞎拍拍出来的图美化好,这是手机行业的标配,但视频,现在技术手段达不到。

    多闪这个项目缺德的地方就在于看到抖音火了,就想套用抖音的模式,但他们忘了抖音是怎么火起来的。抖音靠的是高质量的视频火起来,靠的专业视频创作者提供内容,不是普通用户拍出来的视频。我承认抖音上也有一些非专业的视频数据很好,但是总体风格是精致的,土味视频随手街拍那是快手。

    拍视频是个非常技术的工作,我就是靠这个起家的。咱就不说拍摄技术之类的了,您去巴人那边的工作间看看,都是什么专业设备?我们去年一二月份刚起家的时候一穷二白什么都没有,最大的开销就是买专业设备,无人机、微距摄影镜头,普通用户谁能这么玩?

    而且拍优质视频是需要专业掌镜的,别说拍视频了,舞蹈主播对着镜头跳舞的时候光调镜头还得调几分钟呢。抖音上但凡能做起来的,不论什么美女也好探店的也罢,只要是持续输出优质内容的背后都有团队,普通人谁分享视频还带个团队?

    但是头条系显然产生了错觉,以为自己做的那么多贴纸功能,还有滤镜美颜瘦脸瘦身长腿等等的,够了,可以支撑个人用户拍视频进行社交,那纯粹是搞笑来的。

    抖音上的普通用户的价值在于点赞喊666,是作为内容消费者的价值,而不是内容创造者。头条系显然没弄明白这个道理,真是菜的抠脚,所以它一上线我就断言它绝对不行。当然还有第二个原因。”

    楚垣夕当当当当这么一喷,把徐欣给喷懵逼了,完全没料到自己一个很随缘的问题被楚垣夕当场拆解到这么细致的程度!于细腻处见功夫,这特么绝对是对社交有着极其深入研究与理解的人啊!问题是他是怎么能够不打草稿说这么多的?

    “对,第二个原因,是什么?”她有点迫不及待的想知道。

    只听楚垣夕说:“第二个原因就是推广太教条了,太想做熟人社交了,太想蹭微信了,全部都是官推,忽视了我们这些KOL大号的价值。”

    袁苜也听傻了,傻傻的问:“啥意思?”

    “意思就是1月份的时候那三家睿智社交做推广的时候没有一个找我们抖音大号的。CN机构在各个群里热议应该怎么跟抖音妈妈开价,放血用的盆都准备好了,好歹要把我们在DOU+上面买播放量投的钱拿回来吧?结果居然没人找?你说子弹短信和马桶社交不找我们也就算了,多闪也不找,这不是自绝于人民吗?”

    “你还在乎这点钱!”袁苜说着一捂嘴,差点没忍住笑,袁敬也罕见的露出一丝笑意。

    反而是徐欣觉得理所应当:“你们不太了解张铭吧?他的思维模式就是这样的啊。这个问题我了解了,算你厉害。下一个问题,你们真不打算跟阿里合作吗?

    咱说真心话,小康要是得到阿里的助力,绝对一飞冲天。而且阿里是个不差钱的,特别是对优质标的,无论是资金、人才支持、业务支持还是市场,小康能爽死啊。比如物流那么烧钱的玩意,不需要重复造轮子了。而阿里肯定也乐意,你们两边互补性非常强,游戏社交这两块如果补上,阿里就无敌了。”

    袁苜早就跟楚垣夕讨论过不知道多少次这个问题了,“还有阿里的用户,以及整合到支付宝之后的各种便利性。但是阿里的投资肯定是要董事会席位的,甚至要一票否决权,这是楚垣夕不可能接受的。”

    “你们这样不觉得自己头太铁了吗?阿里是投资经验非常丰富的企业,无论投资还是并购,都有成熟的流程和模式,肯定不可能放羊式对不对?你们不要总是想着小黄被阿里投死了,人家也有很多投成的企业。

    小楚今天吧,虽然把小C给怼回去了,我也承认A轮就要求董事会太早了,算是有理有据,但是谁都看得出来他实际上要求的是放羊式投资,这个还是很忌讳的。”

    她对袁苜说完,扭头问楚垣夕:“你知道暴风和光大投资MPS吗?”

    楚垣夕一愣:“您是说……天朝投资界之耻?”

    “对,我们脸都被糟蹋光了,这就是放羊式投资的下场。”

    袁敬袁苜苦笑,因为他们作为投资圈里人,当然也很清楚这件事情的恶劣影响。

    其实楚垣夕也知道,因为当时惊到过。

    徐欣说的是2016年的一次海外投资,暴风和光大联手成立一家基金,跨境并购一家全球领先的国际体育赛事公司MPS,估值高达十几亿$,收购人家超过50%的股权,直接控股,按¥计价出资50亿。PS是一家版权公司,价值体系是建立在版权上的,而体育赛事的版权有期限,特别是意甲英超这种顶级赛事,协议期就没有长的。

    那么这个版权的续签需要什么呢?需要砸钱是肯定的,但也需要人脉,因为人的操作空间极大。

    可光大暴风投资基金犯下愚蠢到离谱的错误,并购中并没有加入任何竞业禁止协议。要知道,就算有完全的法律文件,毕竟是跨境并购,也要加上万分的小心,何况是完全没有任何约束,那不就是纵容对方核心团队贪吗?最逗的是,对方创始人还拥有其他体育转播公司,完全同业。PS被收购之后不久原有版权就到期了,然后果然没能拿到新版权。

    楚垣夕看到这个新闻的时候已经是去年,2018年9月份的事了。PS的破产,然后登上新闻。他看到这一条后本能的先嚎了一句:“这特么并购的都是神马?人家核心团队有病才会继续替MPS努力拿版权!你们你50亿都买了啥啊?”

    不过转念一想,或者似乎大概,也不见得蠢的离谱?emmmm……不过这就不能细说了。

    这次收购没有必要纠结是投资还是并购,当初就算只投了49%,人家一样会跑,因为这钱是特么白来的,人傻钱多速来。徐欣吐糟的糟点就在这里,什么事情都怕比,今后天朝银团出门投资,别人要是赚不到MPS的程度,会被认为失败的。

    这个时刻,楚垣夕摸不准徐欣的意思了,她是真的觉得巴人抱阿里的大粗腿对公司更有利呢?还是故意这么问?

    想了想,他决定这么说:“徐姐,你刚才提到张铭,其实我跟张铭还有点熟。头条系创办初期也接到过类似的投资意向,你知道?”

    “嗯,我知道,他拒绝了。”

    “对,张铭当初不拒绝的话,也会很爽的,但是他纠结了整整一周,然后选定后来的道路,你知道他是怎么说的?”

    徐欣突然产生巨大的兴趣:“这我还真不知道!后来事后诸葛亮都夸他英明神武来着,他自己怎么说的?”

    “他说他最后决定不能满足于当下,要一直向前。他说这个投资协议非常好,像兴奋剂一样刺激着他,但是他知道自己内功还没练成,吃这个兴奋剂有副作用,会使他的内力受压制。他要是同意,马上就能得到满足感,但是放弃,可以等待在自律中成长的自己。”

    楚垣夕一边复述着张铭极为zhuangbility的话,一边想:这应该就是成功者的基本素养吧,为了更长久的价值而推迟满足感的到来,换成游戏术语就是憋大招的时候“前摇时间”不能被打断。为此,当然要付出一定的代价,冒一定的风险。

    徐欣不得不点头称是,不再提被并购的问题,转而问:“那,最后一个问题,未来,小康做社交的时候你打算怎么推?”

    “当然是微信QQ和小康本身的流量三管齐下了,然后抖音快手微博,借助巴人在行业内的地位,砸自媒体广告。我直接跟其它大号KOL接触,砸广告,这是谁也挡不住的。”楚垣夕对于推广,现在是有无穷大的信心,因为原世界中是没有短视频传播这种推广利器的,小康都推了起来,何况是现在?

    “你这三管齐下下不了几天就会被大企鹅彻底掐死的吧?到时候小康APP传播都受影响。这个你考虑过么?换言之你得做好只靠小康本身的流量以及抖音快手微博”

    “考虑过啊,但是没什么可担心的。反正大企鹅醒悟过来小康在做社交也是一样要封杀的,这个封杀竞争对手非常的正义。但是有两点,使得我不怕。”楚垣夕伸出两根手指:“第一,标签社交口口相传的属性非常强,和企鹅社交里‘附近的人’不是一个等级的。第二,我今天只跟您解释了社交,并没解释为了构建社交所准备的线上内容。”

    “这个线上内容到底有什么玄机啊?”徐欣颇为不满,因为这是楚垣夕今天第二次卖关子了。

    “游戏属性。”楚垣夕尽最大努力掩饰具体的线上内容,但是又必须拿出点东西来,于是决定继续吹牛:“您放心吧,我做游戏绝对是专业的,而且最擅长的就是快餐类游戏。您让我去发挥工匠精神做3A大作去我也不行,但是国产坑爹游戏,那我太会了。用线上内容构建的社交基础也足够支撑小康本身的流量对社交的带动了。”

    当楚垣夕说完,徐欣再次进入长时间的思考,茶室中为之一静。楚垣夕看袁苜给他比划了个大拇哥,做了个双手下压的手势,袁敬耐不住,打开手机在微信上问袁苜:楚垣夕这是什么意思?

    袁苜很快回复:我猜是,基操勿六?

    这时,徐欣已经想清了前因后果,楚垣夕是有本事的,至少这场答辩能打一百分。而且她想的很快,不但想清楚投资小康的必要性,还想清了另一件事,就是小康之后的站队问题。

    大天朝因为国情所在,无论初创企业还是投资者,站队现象比比皆是,而且不论初期如何,发展到一定规模之后已经展露出头角了仍然完全不站队的则显得非常另类。D中的滴滴与美团也不得不在某个阶段接受AT的投资,只有头条系,一直接受纯资本机构的投资,唯一的产业投资来自于C轮的渣浪微博。

    以楚垣夕所表现出来的意向,他显然也不会接受任何产业巨头的投资了,不站队。在A轮还好说,但到了B轮C轮,以小康彼时的规模,不可能不引起巨头的警惕,特别是有头条系昂然崛起之后一刀砍向企鹅的流量帝国这个严酷的例子在前边。

    要是在头条刚刚做到B轮的时候,企鹅直接出手,施展最擅长的笼换鸟的手段,无论是自己做一个新闻聚合类产品还是投资给有志于此的强力创业者,会怎么样呢?

    要是在抖音刚表现出强势特征的时候企鹅拿出后来做微视的器量来,提前进行一场像素级的复刻会怎样呢?要知道那个时候企鹅可是已经大笔投资了快手的,在短视频领域的人才是完全不缺。而像素级复刻考验的从来不是技术,而是率性而为不在意形象上的得失,所以说需要器量。

    大企鹅恰恰是天朝器量最大的企业。因此没有这么做,肯定是因为误判,而不是别的原因。

    这样的误判企鹅犯了两次,是不太可能犯第三次的,企鹅上下除了pony也没有人有资格犯第三次。

    而且小康的情况还不一样。头条系只是一刀斩向企鹅的流量帝国,但没有触碰企鹅最神圣不可侵犯的领域——社交。可小康是要同时侵犯企鹅和阿里的私密领地。

    阿里的核心区域就是新零售,而不是什么大文娱,为了推新零售阿里大笔烧钱烧出和河马,而且还不断加码,甚至将荷马升级为独立事业群。以至于河马的侯总言必称河马没有竞争对手,河马成功了新零售就成功了。

    阿里典型的高管一开口就是“国际视野”、“民族使命”,而侯总非常接地气,是个极为务实的人,手下带领着阿里内部最多也最重的线下业务事业群,要率领河马稳健持久的发展,在并不久远的未来,不可能看不到小康。

    要知道河马可是扁平化管理的,是以十年视角去制定新零售游戏规则的,它对市场的渗透能力和商品供应链的管理能力,从线上到线下的各个场景的全覆盖能力,它会发现不了小康有益于别家便利店之处?不可能的!

    所以小康不站队这件事情,就像龙与地下城小说里的无信者一样,一个凡人可以信仰任何神,善神邪神都可以,但不能不信神,不信神的就是所有神的敌人,死后灵魂要挂起来的。

    小康也是一样,融资不站队,用不了几个月,甚至不见得能等到A轮融资计划中的八九月份,阿里和企鹅的警惕性可能就要提起来了!

    但是,为什么不呢?

    chapter;

    。

    y190523wh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