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现代言情 -> 咸鱼的自救攻略

第七百七十九章 草根和社畜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楚垣夕听了半天,发现杨健纲的口才还得练。他不善于带入到听众的角度去阐述,所以说的都是VR游戏里边的体验如何如何,但是台下坐着的几乎都没玩过VR,就算玩也是看一下而已。包括楚垣夕自己也是这样,如果他不刻意去想象VR游戏的样子的话,满满都是手游即视感。

    而杨健纲去年年底得到这个任务之后是专门买了一堆VR游戏产品装在头显里进行体验的,眼珠子都花了,后来为什么他着急忙慌催着成立巅峰视效?楚垣夕觉得可能有一些逃离VR体验区的想法在里边。

    所以讲的人说的是马冬梅,下面听的人听到的全是韩梅梅。

    等他告一段落,楚垣夕赶紧点名:“赵杰,说一下你对这个游戏的印象。”

    赵杰想了想:“这个VR版我想象不出来,手游版不就是《刀塔传奇》的战斗形式吗?战斗的时候下面一排图标,只不过不是英雄了,变成材料,点击之后召唤英雄。然后养成的也不是英雄,而是材料,材料强化升级进阶,召唤出英雄来也跟着进阶,对吗?”

    “呃……比这个稍微复杂一点。战斗的时候可以两种或者多种材料组合召唤,就是说假设你屏幕上有五种材料可以点,但是能召唤出来的召唤物,理论上有31种可能。然后材料融合的话,就像《轩辕剑》里的炼妖炉一样。”

    楚垣夕打断:“不用说那么复杂,炼妖这个算是个玩法,让玩家自己去探索配方,但是数值想要控制好了也不容易,我不是特别看好能做出一版非常好的数值出来。”

    他说完再次转身:“同志们,你们没发现问题啊。手游版本好解决,工作量除了这个炼妖玩法之外和刀塔传奇的开发量差不多,对吧?

    但VR版本最致命的问题是,怎么实操?VR头盔这事倒是好解决,但是难道我们做游戏还卖体感设备吗?即便是移动、点击材料,也要用手来操作,怎么解决?现在是没有网游里边的脑波设备的,即使有,也是实验室产物,而且只能用来画线,可能十年之后能走到应用阶段,现在我们当成没有就是了。”

    说完,楚垣夕和杨健纲对视一眼。他们当然是有方案的,如果这个问题没有方案,那所谓的VR版本MM根本无从谈起,但是VR游戏本身就很新,模式、操作等等都没有一定之规,这个项目的上线时间也还宽裕。所以不但公司内部要征集方案,就算面向社会征集,在微博上搞有奖征集,也是要听取各方意见的,今天这个场合,就算是抛一个水包出去。

    果然这个水包把所有人淋了一头水,根本没人能够贡献出智慧。

    这也是在意料之中的事情,优质的VR攻城狮不好找,优质的VR的策划也一样难找,因为整个市场上就没有什么能够称得上爆款的产品,能够贡献出智慧和经验的人当然是稀有资源了。

    这就是赶紧立项的原因,立了项目才好招人。招聘,得有对口的适合的岗位,稀缺的人才才有可能愿意来,否则就算巴人拍出高薪,说我们招优质的VR游戏制作人,人家一问来了干什么呢?没项目,那也肯定是不来的。

    杨健纲给出的解决方案实际上有些别扭,要求玩家在头显之外还有一个手机用于操作,把头显和手机通过协议链接起来,玩家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滑动,然后把操作对应到头显的游戏视野中。

    具体是像亡者农药那样,左手摇杆控制移动,右手点图标释放召唤物,还是怎么个操作方式,是立项之后的事情,是细节,关键是这套方案要可行。

    按杨健纲的话说:都玩这么划时代的游戏了,按玻璃渣的说法,你们都没有手机吗?

    但市面上的VR,多数情况都是把手机塞到一个壳子里边当成VR头显的,一体机比较少,这就等于要求玩家有两部手机。

    虽然这个要求也不算离谱,但楚垣夕总觉得应该有更好的解决方案。

    最终,这个立项会显得比较虎头蛇尾,主要是所有人都比较茫然,没人能提出有效的质疑。不过当成给杨健纲练技能了也不错。

    这一天是四月二十九,楚垣夕马不停蹄的带着伊丽莎白体验小康已经建立起来的各个单元。

    里程碑2开始两周,总店开张之后其它旗舰店也陆续完成了必要的工序,近期纷纷开张。物流上张健这个五一是没法休息了,该烧的钱还得继续烧,正在紧锣密鼓的推动。鲜食加工同时上马,加工厂要出半成品和配料,到店之后最后一炒,出锅之后呈现给顾客,其中主要是卫生标准的把控需要时间。

    楚垣夕原本的想法是先给巴人和小康供应一阵餐,既锻炼物流,也让鲜食加工厂转起来,验证没有问题之后投入到便利店中。不过怎么在公司炒这最后一勺菜却成了问题,因为公司所在的楼内不允许起火。最后的解决方案是——在公司旁边盘下一家店,开了一家正规的小康门店解决问题,五一之后就可以进入运营,先赚自己员工的钱!

    而最近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店铺纷纷开张,而是五一之后单车开始投放。

    单车投放和抢车位游戏这两件事意味着里程碑3和4的开始,也意味着小康后台的系统将面临连续几波重要考验。

    里程碑3和4是最重要的两个阶段,单车早就做好了,车身上印好了logo和广告语,但是不能瞎捷豹投,因为系统研发完成之后需要测试,便利店的会员系统是个很庞大的系统,检验需要时间。在APP没经过反复检验之前,单车不能投。

    这可不同于游戏测试,游戏测试出bug了,顶着bug强上都是可以的,不是因为有bug光荣,而是因为生态和市场成熟,因为游戏用户大都数是80后、80后乃至00后,在互联网上吃过见过,或者说早就对此麻木了,容忍度极高。网游里,哪怕充值掉单了没充到自己账户里,绝大多数玩家也能保持冷静,不会因为一单648充进去没有立即到帐就疯。

    而便利店的会员系统面对的不是游戏玩家,充一块钱出问题,立刻去店里找店员撕逼!别说充值出错了,就算补贴用户的返利没反对,结果也不会有任何不同。

    但是店员不是客服,不管解决这种问题的,所以很容易出矛盾,口碑一下就坏掉了。

    因此APP绝对不能出错,里面全是涉及到钱的功能,要比游戏测试稳一百倍,也不可能像游戏那样,一边公测一边改bug一边更新版本,小康APP的版本绝对不可能进行小的迭代。做游戏的对于版本更新最了解了,每更新一次版本都会流失一批用户,得想尽办法去把这批用户拉回来,因此做运营的超恨版本更新。

    所幸总店开张之后测试情况还可以,没有什么S级bug出现。

    结果五一这天,楚垣夕和伊丽莎白照例在公司碰头,朱魑突然追了过来,说什么都要跟着一起去看看。

    “姐姐,您去干什么啊?四天长假您不该去旅个游之类的吗?东南亚五日游现在可便宜了!”

    朱魑心说我缺的是那点钱吗?“我就是好奇你在搞什么,让我给你当司机可不可以?我开车可稳了!你自己一边开车一边说话也不安全啊。”

    楚垣夕心说女司机开车难道就安全了?不过想想她是能够开着杨健纲的豪车一路回东北老家然后毫发无损的开回来的女司机,一个真敢借,一个真敢开,可能确实比较稳。

    结果一上车朱魑就后悔了,因为楚垣夕跟伊丽莎白说英文,她听不懂……不但听不懂,连话都没法插,要多尴尬有多尴尬,唯一听懂的是伊丽莎白问:“这是你女朋友?”

    而楚垣夕回答:“你不该问这个问题。”

    这让朱魑心里莫名的一松。

    后视镜里,伊丽莎白低头翻着打印纸,做深思状半天没说话,让朱魑终于得到见缝插针的机会:“话说楚垣夕,你当初创业巴人娱乐的时候到底是怎么想的啊?你帝都人,有房,一年二十多万的收入,为什么要创业呢?卖房创业,失败了怎么办?”

    “我妈也问我这个问题。”

    “不想回答就别说……”朱魑小声嘟囔着,然后换了个问题:“那你当初为什么想要找我们啊?找的都是草根,声叔、椒图,还有我,都是个人职业者。一开始我们都以为你玩抖音有天赋所以找的我们,但是后来看你干的这些事,你当时干点什么似乎都可以啊。”

    “你今天怎么关心起这个来了?”楚垣夕还挺好奇的。

    只听朱魑说:“我老家亲戚也想创业,向我求教呢。”

    “这样啊?我是因为觉得找草根创业者好啊。只要是靠谱的人而且有一技之长,出身资历什么的重要吗?你们的脸上有我很久都没见到的东西。”

    “什么东西?”

    “不老的心,重感情,还有理想主义。”楚垣夕充满对过去一年的怀念,“社畜是没有这种情绪的。我找一群职场人创业,整天勾心斗角,没激情。”

    “噢。”朱魑假装听懂了,准备原样转达。

    结果楚垣夕想了想,故作高深:“酒肉穿肠过,佛祖心头坐。他人若学我,如同近魔道。”

    “说人话。”

    “你家亲戚真要创业还是稳妥一点吧,我能控制的住,别人不见得控制的住。”

    “切!自我感觉良好……”朱魑哼哼两声专心开车。

    眼看天要被聊死,伊丽莎白终于把思路理清,问:“楚,虽然我没有经营过互联网公司,但我周围的企业都是做互联网的。你对市场的切入点和我熟悉的那些人,方式都不太一样。我想说的是,是什么因素,使得你相信你的方式能够成功?你没法验证。”

    楚垣夕立刻想到原世界中他和袁敬推导这套商业方案时的场景。对现在的他来说这当然不是问题了,但当初,原世界2016年初的时候这肯定是个大问题,毕竟10个亿的投资对郑德也不是什么小数目。

    “所谓验证呢,不可能找一个百分之百相似的去验证,那就成了山寨了,只能是‘交叉验证’。而我们大天朝的市场是全世界商业场景最丰富的市场,有大量成功或者失败的素材可以用来交叉验证。”

    楚垣夕决定简单解释一下。换别人就没必要解释了,而伊丽莎白,她真才实学到底有多少是个谜,但是通过几天的接触,至少可以确定商业思维是非常非常纯熟的,特别是销售方面很有想法,所以碰撞一下说不定能激发出什么新的智力成果出来。

    “小康这套商业思路,本质上说是让用户为了‘满足感’而付费的思路。种子用户的选择,分成两类,一类是小白领,就是那些职场上的待成功者,也就是724的主要用户群体。另一类是小区老人,我们这边叫大爷大妈。”

    “那不是贪便宜的用户群体么?”

    “初期是的。”楚垣夕承认,“初期先搞到人气和口碑,这是线下流量的保证。让图便宜的人到处去传播,影响其它大爷大妈和小白领的选择。我们低价格、服务好,他们买到了就会到处讲,在我们这里,这叫做口口相传。”

    “这样能传开?”

    “在你们米国能不能我真不知道,反正以我们的人口密度和风俗,大城市里是肯定可以的。你不了解我们天朝的用户,有这种好事他们传的比谁都快。特别是现在社交媒体这么发达,用户的分享欲望都很强烈。但是只有值得分享的,才能满足展示欲,我们这里叫‘排面’。

    什么是值得分享?自己高光的点,以及对别人有帮助的点。特别是白领,任何小恩小惠都值得开心的发个朋友圈或者微博,接受能力也抢,关键是参与感强,你体会的到吗?”

    伊丽莎白慢慢的,慢慢的摇了摇头,米国人才不会看到超市里有个打折产品就分享,反而是自己用心蒸的蛋糕更值得分享一下。

    “没关系,你可以先理解后执行,也可以在执行中加强理解。”楚垣夕心说这句话用在这里真是正正好啊,“总之,天朝的便利店用户们现在心里还没有品牌,如同一张白纸,正是后来者还能抓住的时间窗。万一别的便利店也意识到这一点,开始树立品牌了,咱们会很吃力。”

    “便利店,品牌?”伊丽莎白逛过那么多连锁便利店,从来没想过品牌的问题,便利店的品牌重要吗?“品牌不是一个logo,一块牌子,得有自己的特色,但便利店,大家都是同质化的,服务也都差不多,怎么才能让用户意识到你的品牌和别人不一样啊?就算你有不一样的地方,别人马上就抄走了。”

    “你的问题非常好。”楚垣夕偷偷看了眼后视镜,然后发现自己的目光和朱魑居然交汇了!“朱魑你好好开车!行车不规范亲人两行泪啊喂!”

    只听伊丽莎白幽幽的说:“你都身价几十亿$了,是不是应该雇个专职的保镖+司机?”

    “以后再说吧,我们大天朝安全。去年之前任总出门都不用带保镖,像我这样的小鱼小虾不需要那个。回到刚才的问题,产品上大家同质化严重,怎么树立自己的品牌?”楚垣夕再看了眼后视镜,然后说:“当然是用产品之外的东西。”

    说着他举了举手机,“产品和服务就是你心目中的品牌要素了对吧?但对我来说不是,我是用‘用户体验’构筑品牌的,产品和服务只是用户体验的一部分,另一部分,就是给你的材料里标注为‘线上内容’和‘货币循环’的,你可以认为前者是线下部分,而后者是线上部分。”

    其实还有一部分是社交,但是要到年底开发社交功能的时候再透露给伊丽莎白,那个时候她也快走了,而且对小康的整套玩法应该已经建立起一个深刻的认识了,到时候把社交元素插入进去水到渠成。至于她去东南亚之后用不用社交,以及是否能够用的好,这就得她去进行本地化的时候再考虑了。

    事实上楚垣夕也不知道自己这套在天朝能够跑的通的社交玩法到了外国之后是否还能玩的转。每个地域的社交形态都不一样,人与人之间既有联系又有差别,所以海外小康,对楚垣夕来说并不是必须“做到极致”。

    可能再过二十年,大天朝君临天下,无论国家影响力还是文化上的自信都足够支撑起全球化的视野,能够让有野心的企业家去构建全球霸业。

    但现在,别说影响力了,连自信也不够,所以最高指示才强调文化自信。为什么要强调文化自信?因为没有文化自信。为什么没有文化自信呢?因为谁有这个自信谁就被灭了。

    W23051412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