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其他类型 -> 我的一天有48小时

第六十一章 曼纳海姆防线欢迎你(3)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很多时候,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张恒是等到枪声远离才摸到最初的交火点的,尽可能的降低了风险,但没想到还是有意外发生,第一批苏联士兵回来的速度比预想中要早了不少。

    这时候后悔和抱怨是没有意义的,张恒只能压低身子,向相反的方向逃去。

    而他一动立刻就被那些苏联士兵发现了。

    这时候就不得不夸一夸苏联的后勤部门了,冬季战争在苏联士兵的军服以卡其色为主,在茫茫白雪中就跟土地里的金龟子一样耀眼,很难不挨枪子,苏军这么高的伤亡率与此也不无关系。

    张恒不用回头就知道那些苏联士兵一定在摘枪上膛了,好在这时候他一直坚持的长跑锻炼派上了用场,一段爆发后很快就拉开了距离,再加上树林中还有树木阻隔,尽管他的耳边传来枪响,但那些子弹的落点离他的身体都偏的很远。

    张恒不敢掉以轻心,一路狂奔,一直跑到自己的体力即将耗尽才停了下来,扶着一棵杉树喘着粗气。

    他知道自己暂时应该是安全了,相比之下那些苏联士兵的负重比他要多,而且刚追过一波恐怕不剩下多少力气,所以短时间内应该追不上来。

    趁着这个时间,张恒打开了那只帆布背包,检查了一下自己这次冒险的成果,从上到下依次放的是个人卫生用品、备用裹脚布、餐具和战斗口粮……裹脚布算是苏军的特色装备了,可以起到一定的保暖作用,也能减少脚部磨损,至于战斗口粮则以黑面包为主,还有不知用什么肉做成的香肠和一小包红茶。

    除此之外张恒还发现了两盒牛肉罐头和一只打火机,这两样东西,尤其是后者在当时轻工业相对落后的苏联还是挺少见的,张恒回忆起之前那两具死尸,发现他们在服饰上是有一定区别的。

    另一个死掉的苏联士兵袖口好像就没有红五星,这样看来,这只背包的主人很可能还是个军官。

    可惜在战场上子弹是不分贵贱的,或者说越是军官越有可能成为敌方的第一袭击目标,那个倒霉鬼的脸上至少挨了三四发子弹,死的不能更透了。

    张恒在扒衣服的时候都一直避免去看那张血肉模糊的脸,不过不管怎样,他对这次的收获还是挺满意的,至少解决了当下最迫切的御寒和补给问题。

    随后他又检查了下手里那把枪,中国的枪支管控无比严格,除了一些特殊职业绝大多数人都只在电影中见到过相应的道具,张恒也不例外,他不知道这把枪的名字,只勉强能看出这应该是一把转轮手枪,转轮内有七个弹槽,然而之前已经被开过两枪,现在只剩下五发还有弹头的子弹。

    张恒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跑的太急,光顾着拿枪忘了捡武装带上的子弹了。

    不过有五发总比什么都没有强。

    可惜电影中只有主角上膛和扣扳机的帅气镜头,真正的手枪结构要复杂的多,张恒摆弄了一会儿,愣是不知道怎么把那两颗空弹壳给取出来,只能先把手枪贴身收好。

    打开铁皮铁壶喝了几口水,他的力气也恢复了一些。

    因为担心身后那些苏联士兵阴魂不散,张恒并没有多做停留,继续向着树林深处跋涉,一直到夜色降临才确定自己基本算是脱离了危险。

    晚上的视野很差,那些苏联士兵在森林中人生地不熟,还要担心神出鬼没的芬兰游击队,是不可能继续搜索下去的。

    于是张恒也停下了脚步,决定先吃点东西,修整一下。

    他打开背包,取出了一块儿黑面包。

    这种面包最早起源于德国,后来又传到了东欧和俄国,并不真的是黑色的,只是颜色烤的比较深,不要小看了这东西,二战时候德军和苏军的主粮就是黑面包,根据记录这玩意儿至少挽救了40万苏联人的生命,维持了近1000万部队的战斗力,当然,味道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张恒用包里的餐刀切了一片下来尝了尝,感觉又酸又咸,口感非常粗糙,而且和传说中一样坚硬,有点不好下咽,好在当初他在荒岛上也经历过一段物资匮乏的日子,如果不考虑战争的危险,现在的环境比他第一轮开局还是要好上不少的。

    唯一的麻烦在于没法生火,倒不是技术上的问题,就算没有帆布背包里的打火机张恒一样有办法把火升起来,然而黑夜中火光实在是太显眼了点,归根到底还是在于他对这片森林实在太陌生,无论是苏军还是芬兰游击队的分布他都两眼一抹黑。

    张恒不知道敌人会从哪面冒出来,甚至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方向是离双方的交战区越来越近还是越来越远,至此他也算充分意识到了现实有多残酷,一个人想在这场战争中活下来有多困难。

    唯一让他感到安慰的就是怀里的【阴影之刻】,三分钟的阴影状态是他保命的底牌,可惜只有两次机会,不到最后关头张恒不打算轻易使用。

    他找了个可以避风的地方,裹着军大衣躺了下去,结果一晚上被冻醒了三次,1939年冬天的寒冷程度在芬兰历史上貌似也是可以排进前十位的,没有篝火取暖,对任何人来说都是很严峻的考验。

    如果不是因为身上那件苏联羊皮军装,张恒很怀疑自己连一晚都熬不过。

    好不容易挨到第二天太阳升起,他也顾不得危险,在周围捡了点树枝,用打火机升起了一团小火,暖了暖快要失去知觉的手脚,水壶里本来还剩下半壶水,然而经过一夜已经完全被冻成了冰坨。

    于是张恒把水壶也丢到了火边,顺便还烤了根背包中的不明香肠。

    十分钟后张恒恋恋不舍的起身,用积雪扑灭了那团火,同时拿起那只架在上面的香肠咬了一口,可能是因为有黑面包打底,香肠的味道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里面……并不是常见的猪牛羊肉,但也还算可以下咽。

    张恒一边吃着面包和香肠,一边思考下一步的计划,然而遗憾的是一直到早饭吃完,他对目前的处境都没想出什么太好的办法。

    ps:看留言大家对昨天那把机枪感兴趣,那把枪是7.62毫米口径捷格加廖夫(Degtyarov)DP-28班用轻机枪,1926年设计定型,1928年装备苏军,在冬季战争中登场过。

    可以猜猜看今天这把转轮哦~

    te1808171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