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穿越重生 -> 农门悍媳:妖孽夫君宠上瘾

第226章 可有证据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Δ』你Δ我』Δ看书网Ww%W.%25ksw.com
    “哦,陆老板?豆腐渣养蚕?哼哼,金会长,你可别给他脸上贴金了,我怎么听说,豆腐渣养的蚕,结出来的茧缫丝品质太差,这样的功劳还要被人吹嘘,难不成你们凤山县就是这样为黎民百姓做事的?

    一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子也能出来在一众老板面前耀武扬威,是欺负我们没见过世面?”

    程老板自然也说了这个,昨晚他可是在金满银家里做客。

    也见过金满银家里的蚕茧缫出的丝,哪些生丝简直是惨不忍睹,他们这样的行家肯定不会要,就算是那些小丝商恐怕也不敢用,这是毁招牌啊。

    现在自然就拿出来说事。

    陆见安挑眉。

    这位就是丝光锦的程家。

    “程老板,王老板,张老板,小子陆见安这厢有礼了。”

    不打笑脸人,就算再看不惯陆见安,这个时候也不能过分。

    王老板,张老板都是人精,他们的家大业大,不屑于为难一个孩子。

    丝绸和生丝没什么冲突,说白了他们的利益也不在生丝上面!所以多一个陆见安,少一个陆见安对于他们都无所谓。

    何苦得罪人呢。

    不是都说莫欺少年穷。

    谁知道陆见安以后会怎么样,走到哪一步啊。

    “陆老板,真的是年轻有为啊。”

    王老板,张老板客客气气的,他们可不是程老板,做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这可是老话。

    经年的老辈人不骗人的。

    “可别,陆老板这一声安,程某可当不起,就是想要问问,陆老板,你的豆腐渣养的蚕,怎么结的茧缫出来的丝可不怎么样,这样的话养蚕亏大了,豆腐渣这种不知一文钱的东西,还能被你卖到这个价钱,陆老板午夜梦回的时候,都不会良心不安?”

    程老板自然不惧一个陆见安,不过是个小小的生丝贩子,还能和他们程家比财大气粗不成?

    对着别人没底气,对着陆见安,他可不惧。

    “程老板,这话我听不明白!我有什么需要良心不安的?我的豆腐渣代替桑叶养出了蚕,结了茧,皆大欢喜的事情,为什么我要良心不安?”

    陆见安斜睨一眼金满银,这位一直按兵不动,原来是在这里等着自己呢。

    可惜他还真的不怕。

    金满银急忙打岔,“程老板,别说了,咱们上香给蚕神娘娘很重要,先把这件事办完了之后,再说其他的。”这么多人,程老板和他的交情最好,明眼人一眼就知道程老板是为他出头。

    金满银心里那个窝火,老程就是看着是个急不可耐的性子,他才故意让老程发现了豆腐渣养蚕的结果,没到这个一招面就卖了自己,要是陆见安直接恨上了自己,那他们金家恐怕也要被抄家了。

    这不是给自己惹祸啊。

    他还没那个底气惹锦衣卫。

    不知道锦衣卫横行,谁能挡得住锦衣卫的由头啊。

    不死也要扒层皮的。

    程老板不乐意了,自己可是为金会长出头,怎么老金还不领情?

    “那可不行,这样道德败坏的人,怎么配给蚕神娘娘上香?你们就不怕蚕神娘娘怪罪我们这些人有眼无珠?”

    陆见安笑道,“既然程老板这么说,而且话里话外都是指向路某得豆腐渣养蚕,那么大家今天就掰扯掰扯,免得大家糊里糊涂的,我陆某也不想担着一个这样的名声。

    再说了,蚕神娘娘的弟子要是被人诟病,我怕对不起我师傅,怪我给她老人家丢脸,那么程老板,既然您言之凿凿说的有鼻子有眼,那么就把证据拿出来,让大家看一眼,到底怎么一回事,让诸位老板评说一下,免得有失公允。”

    陆见安心里偷笑,这位程老板还真的是个冤大头。

    她正愁金会长不出面来说事,还找不到由头收拾金会长,这位程老板是给她递刀子啊。

    程老板一看,立刻对着金满银说到,“金会长,你就别给他藏着掖着了,这样的人你还讲情分,这不是善心,这可是纵容坏人继续作恶。祸害的可是老百姓,我听说连圣上也被蒙蔽,还给这种人发下旨意嘉奖,这不是助长了歪风邪气,以后大家有样学样,百姓还怎么讨生活。”

    旁边的王老板一看,此王老板非彼王老板,这位王老板是凤山县行会的王老板,可是亲眼见过雷阵的那位王老板,和人家大丝商王老板不是一个阶层。

    可是王老板自然清楚陆见安的手段。

    这样的人可得罪不起。

    平日里他还没有机会扒上陆见安,要知道刘老板的闺女可是嫁给了他们家的小儿子,说起来两家是姻亲。

    刘老板私下里偷偷来找过他,他这才知道陆见安那边还有大动作,人家正在研究织机,一准这是要在丝绸上面搞事情的。

    他们一辈子没有那个机会和丝绸扯上关系,不就因为丝绸的织工他们拿不到,织工都被这些大丝商死死的握在手里,手里的丝绸秘方更是绝对不可能外传的。

    可是陆见安居然在筹谋,没有秘方,没有织工,陆见安敢这么做?

    于是乎,刘老板到方家村开丝坊似乎一下子就合理了,别说刘老板心热,王老板都恨不得立马抱上陆见安的大腿,放着这样的大腿不抱,那不是脑子有坑啊。

    于是乎,这一瞬间,王老板跳出来了,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这个时候不表现出他和陆见安是一个阵营的,什么时候能有这种天然的机会啊。

    王老板跳出来了。

    “程老板,此话差矣,您说的这些我们凤山县老老少少这么多丝坊,难不成都是死人?又不是金会长一家用豆腐渣养蚕,这里大大小小得丝坊老板哪一个不是用豆腐渣养蚕啊。

    不客气的说一声,我们王家也是用豆腐渣养蚕,那些干茧现在就在缫丝室里用着,到现在为止,我家的一个缫丝师傅也没有出来回禀干茧有问题,生丝有问题,您这个话从何而来?莫不是被人欺骗了吧?”

    一看到王老板跳出来,其他和他关系很近的几家丝坊老板也跳出来。

    纷纷给陆见安开脱。

    “是啊,陆见安为人正直,处事公允,不计前嫌的为大家解决了问题,我们各家都用陆师傅的法子,现在为止都是好好的啊。不知道程老板说的是哪一家?可有证据?”

    chapter;

    。

    y190523wh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