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现代言情 -> 娇养萌妻,总裁老公好威武

229看起来很狼狈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我们的网址:2你5我k看s书w网
    秦央浅笑着歪头,睨着薄荷,用关切的伪装语气道,“你现在看起来很狼狈呢。”

    “如果没有什么事儿,我就回去休息了。”薄荷没有兴趣留在这儿被秦央嘲笑,本想直接关上房门,没想到却被秦央抬起的手腕制止了。

    “好吧,既然你不领情就算了。”秦央不介意薄荷的态度,她今天来是为了其他的事儿,“我今天来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她望着薄荷,面带胜利的微笑,“你什么时候履行你的承诺?”

    薄荷一愣,“什么承诺?”

    她有答应过秦央什么承诺吗?

    秦央看着薄荷的一脸茫然,还以为她打算不认账,脸色蓦地一变,“你是在逗我玩吗?”

    “我根本不知道你再说什么!”

    逗她玩?她根本懒得做这种无聊的事情,再说了她也没有这种时间精力。

    秦央眯着眼,仔细打量薄荷,直到真的看不出她在演戏,这才决定好心的提示她一下,“那一天在医院的花园别说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秦央的话,成功的让薄荷的记忆回到那一天

    “我不会离开a市。”

    “为什么?”

    “因为我的家人都在这里。”

    “如果你没有家人呢?”

    “如果我没有家人就离开a市,再也不回来!”

    那几句对话犹如潮水般涌上来,薄荷失声道:“我爸妈的事情是你搞得鬼!”

    “这么说,可就有失公允了,这事儿可跟我没有什么关系!”秦央说罢,直接生生地擦着薄荷的身子向房间里走。

    薄荷脚下不稳,身子被撞到房门上,好在她及时伸手扶住门板,这才避免了又一次的跌到,不过无法避免被牵动的神经又传来尖锐的疼痛,这也让薄荷不耐烦起来,“你自己出去,或者是我让保安请你出去!”

    秦央显然没有想到薄荷会说出这样的话,不由露出十分惊讶的表情,旋即她就笑起来,语调含着戏谑,“哟,两天不见小脾气就见长啊。”

    尔后,她的眸光倏尔越发犀利,视线一寸寸的从薄荷身上扫过,连一根头发丝都没有放过,“其实我真的不明白。你到底有什么好的,以至于让苏幕遮念念不忘?”

    这个问题让薄荷一阵烦躁,她扯着唇角讥笑道:“如果你真的这么好奇的话,要不咱们直接打电话问问苏幕遮,无论他喜欢我什么你照着演就是了,反正你会装!”

    薄荷的话让秦央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薄荷,从来没有人敢这么侮辱我!”

    “这就叫侮辱?”薄荷好笑又无奈,老实说她对这些自我感觉良好的千金小姐真的无爱,本来她还想说,你又有什么好,凭什么你可以别人就不可以?

    但是这些话她懒得说,她很累了,只想尽快的把秦央打发走,“如果你觉得被我侮辱了,那就赶紧走吧,要不然再被我侮辱了可怎么办?当然,你要是不记得离开的路也别着急,我这就打电话让服务员带你离开!”

    说到最后的话时,有某个熟悉的片段在薄荷的脑中闪过,不过被她生生的压了下去,已经跟自己说好,永远不再想了,她必须做到。

    薄荷深深地吸着气,直接拿出手机,做出要给服务台打电话的样子。

    这一举动让秦央忍不住扬起眉梢,不过她并不在意,甚至连脸上的怒容都渐渐散去,她重新靠回沙发的椅背上,说道,“要打电话啊,那就赶紧打吧,要不然我帮你打也行,没准你们家的那点破事,还能为许多人的茶余饭后填点猛料呢。”

    闻言,薄荷正准备拨出电话的手直接顿住,电话怎么也打不出去了,或许她不介意旁人怎么来看她,但是她并不想人家用议论的口吻来说她的家人,可是秦央要是以为她这样就会被威胁那就错了。

    “秦央,直接说出你的目的吧。”

    “目的我已经说过了。”秦央伸手将薄履冰刚才给薄荷的矿泉水瓶拿在手里,因为瓶子里还有水,所以在她手指用力捏的时候,瓶子里的水就直接上涌直到快到瓶口溢出来的时候再松手。秦央觉得很是好玩,怎么能不好玩?这种可以轻易掌握一切的感觉实在太好了。

    她像发现新玩具的孩子一样玩的不亦乐乎,当然口中也没有忘了说:“我以为你会对那个爬了薄履冰牀的女人感兴趣呢。”

    薄荷其实谈不上多么感兴趣,她之前会开口问薄履冰,更多的是想知道到底是谁对薄家不怀好意,要知道薄履冰已经六十多了,又是从监狱里出来的,没有权,甚至连钱都没有什么。

    在薄履冰的讲述中,他那次发生意外的时候,还没有收到程珈澜给薄家的聘礼。

    所以,即使这个人是她一直敬着爱着的父亲,但是撇开女儿的身份,以薄履冰当时的条件,就算是意外,她真的很难把那个爬了薄履冰牀的女人往美好的方向联想。

    更何况她也不觉得这是什么意外!

    薄履冰醉酒,她不相信对方也恰巧喝醉,就算是都喝醉了,时机又太过的凑巧!

    她不是不相信世界上有巧合,但是如果太巧合的话,那人为的因素就很大了。

    只是,对方有什么目的呢?

    薄荷想不通,到底忍不住的问道,“你知道?”

    “我不喜欢仰头对着人家讲话。”秦央昂起下巴,反客为主,“坐下说。”

    薄荷闻言又皱眉,不过为了弄清楚事情的真,她还是依言慢慢地走过来,然后坐在她对面的单人小沙发上,“你可以说了。”

    这一次秦央倒是没有绕弯,或许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这张被苏幕遮眷恋的小脸,流露出能够愉悦她的表情,她很干脆道:“或许你亲自见见比较好。”

    不知道为什么,秦央的这句话让薄荷心里涌现出不好的预感,她张了张嘴,还不等她出声说什么的时候,就见秦央已经掏出了自己的手机。

    只见她纤细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来回滑动几下,电话就已经被拨出去了,对方接起电话的速度也是很快。

    秦央直接道:“过来吧,只等你出场了。”

    秦央说完这句话,就直接挂断了电话,然后对着薄荷道,“稍安勿躁,她很快就来。”

    “你又想耍什么手段?”薄荷很戒备的盯着秦央,她可没有忘记,这个女人当初为了陷害她假装跌倒,惹出来的风风雨雨到现在都没有停歇。

    还有之前从俞侬侬口中听到的一些事儿,更是让她对这个女人的印象直接跌到谷底。

    秦央对于薄荷的态度很不满,她从来都是走到哪里,都被同性羡慕,异性仰慕的主儿,何时被这么嫌弃过,尤其是这个人是薄荷,一个让苏幕遮在乎的女人。

    不过只要想起接下来要上演的好戏,秦央的心情又愉快起来,反正她的仇很快就要报了!

    薄荷看着秦央笑的有些诡异的脸,心脏更是突突直跳,这让她在考虑着是不是赶紧让秦央离开比较好,反正爸爸的事情,她可以重新想办法来了解真相,不用急于这一时。

    只是,还没有等她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就听到房间的门再一次被人敲响的声音。

    叩叩叩!

    这声音明显让秦央兴奋起来,她说,“你想要见的女人已经来了,你们很快就可以愉快的交谈了,只是希望你不要太过于惊讶。”

    这么说着,她甚至主动的从沙发上站起来,亲自去打开房门。

    薄荷越发觉得不对劲,可是她并未多想,因为来不及了,房门已经被打开了。

    虽然秦央说了,希望薄荷不要太过于惊讶,但是薄荷觉得自己根本没有办法做到,当她瞥见出现在门口,映入眼帘的女人时,简直比以为秦央是背后搞鬼的人,还要惊讶,“妙妙!”她的声音里满满都是惊讶,“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面对薄荷的问题,靳妙妙没有说话,说话的人是秦央,“你不是想见爬薄履冰牀的女人吗?这不是见到了吗?”

    “秦央,你真的觉得你这样子乱讲,我不会追究你的责任吗?”

    秦央的话让薄荷脸上的震惊褪去,靳妙妙会跟薄履冰有关系?真是天大的笑话!就算是真的有关系,也不过是长辈跟晚辈的关系!

    “妙妙”薄荷不理秦央,转头望着靳妙妙道:“你稍等一下,我这就打电话到服务台叫保安上来,把这个胡言乱语的女人赶走。”她刚才怎么会相信了秦央的话,果然是傻了,这一次她是绝对不会被骗的。

    手机再一次被她拿到手中,指尖滑动下,发出一声轻微的咔嚓声后,手机已经被解开了,她就要点开电子话薄去翻找号码,之前的时候,爸爸怕她记不住,就把服务台的电话号码帮她存到手里了。

    只不过,电话还是没被打出去,因为她感觉到自己的手机被一只不属于她的手覆盖住了。

    薄荷抬起头来,她刚想说话的时候,就听到靳妙妙说道,“是真的。”

    “什么?”薄荷愣了一会,又笑了起来,“别开玩笑了。你在一旁坐一下,我有很多话跟你说。”

    这段时间,发生了这么多事情,见到靳妙妙之后,她当然是有一肚子的话想要说了。

    “呵”薄荷都话让秦央忍不住笑了起来,她摇摇头说道,“薄荷,老实说我真的很讨厌你这种不到黄河心不死的蠢劲,不过看在你今天成功娱乐了我的份上,那我就好心的帮你清醒一下好了都告诉你的好闺蜜吧!”

    最后一句话显然不是对着薄荷说的。

    靳妙妙听到秦央的话之后,并没有立即开口,而是直接松开抓着薄荷的手,然后直起身子来,直接从自己的手提包里掏出一些纸张,然后一份一份的放在薄荷面前的茶几上。

    薄荷下意识的看过去,映入眼帘的正是一家医院的诊断证明,她立刻紧张的问道,“妙妙,你病了吗?”

    薄荷的反应让靳妙妙有些错愕,她眼中闪过莫名的情绪,不过也只有一瞬间,很快就恢复如常了,靳妙妙说,“我不是生病了,是怀孕了。”

    她把一张纸拿起来直接递到薄荷的面前。

    这张纸上所印的内容,薄荷还感觉很是熟悉,因为当初她确诊为怀孕的时候,见到的就是类似的纸张,她刚想开口说什么,靳妙妙却没有给她机会,她直接又把另一张纸放进薄荷的手里说道:“这是我肚子里的孩子跟薄履冰的dna检测报告。”

    上面的字很多,也有很多专业术语,薄荷看的不是很明白,但委托人一栏填写的名字,还有在检验结果那里写着确认为父子女关系。

    那一瞬间,薄荷的大脑直接变成一片空白,整个人顿时傻住,这次的冲击,并不比她在听薄履冰说她不是薄家亲生的孩子,只是被抱养来的孩子还要震惊。

    自己的好闺蜜跟自己的爸爸?

    这两个人之间的差距,就算把薄荷的想象力扩大一千倍,也无法让她把他们联系在一起。

    可是他们现在不但连在一起了,还有了一个孩子。

    这简直让薄荷无法相信,也不敢置信。

    可是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对方能够精确的选择时机。

    可是

    为什么?

    “因为”靳妙妙在听到薄荷的问题之后,吸着气说道,“因为我讨厌你!不,我恨你才更加合适!”

    这个答案太过于令人震惊了,薄荷简直无法接受,自己多年的好闺蜜讨厌她?恨她?

    “对!”靳妙妙以坚定无比的语气道,“薄荷,我讨厌你很久了!”

    “为什么?”

    在短短的时间内,薄荷第三次问出这个问题,她不知道自己到时候做了什么,让靳妙妙怨恨她至此,那在靳妙妙眼眸中闪烁着的光芒是恨吧。

    或许是因为话已经说到了这个地步的原因,靳妙妙懒得遮掩,她那张娇俏的脸上,浮现出满满愤懑之色,“薄荷,我就是受够了你这种无辜的样子!”

    靳妙妙的话一出,薄荷的脸再次褪成惨白的颜色,一双杏眸里满满的都是受伤的痕迹。

    她做了什么让靳妙妙觉得受够了?

    靳妙妙没有转头,她直接望着薄荷,话既然已经说出口,就犹如泼出去的水,想要挽回是绝无可能的,倒不如一次性说清楚的好!

    “也许在很多人看来,你对我这么好,平日悉心照顾不说,还挖空心思的转了一栋房子给我”是的,这件事情她是知道的,“可是我一点都不想感谢你,因为我根本不需要!”

    那栋房子让她觉得自己就跟一个乞丐一样。

    不对,是比乞丐都不如,最起码乞丐之所以是乞讨,因为他们是自愿的,而她只能被动的接受对方怜悯的恩赐,甚至连拒绝的权利都没有,这让靳妙妙觉得自己太卑微。

    薄荷闻言,顿觉心头一震,她轻声说,“我没有恶意的。”

    当时,靳妙妙跟萧景离婚后,不管她承认与否,她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是很差的,因此一连搞砸了好几份工作,这过程别说赚钱了,还因为违约赔了不少钱。

    这让本来就经过萧家搜刮了一次的靳妙妙,花光了所有积蓄,不要说继续接戏了,这种事儿让她连正常生活都无法维持,因为交不出房租,她几乎被房东给赶了出来。

    至于靳家,薄荷只知道,靳妙妙跟萧景离婚后,就很少回靳家了。

    薄荷也曾接济过靳妙妙,可是靳妙妙怎么都不肯接受,没有办法之下,薄荷才想到这个办法,还为此拜托了跟她关系才渐入佳境的程珈澜,至于靳妙妙后来怎么知道的,她就不知道了。

    其实靳妙妙本来也不会想到是薄荷。

    还是因为薄荷第一次来她这边的时候,表现出来的那种自来熟,还有几次从话语中无意中透露出来的东西,这才让靳妙妙确定。

    “对!你没有恶意!”靳妙妙高声道,“正是因为你觉得自己没有恶意,所以你才会以施舍的方式给我房子,插手我跟萧景之间的感情,对不对!”

    靳妙妙无法克制的想到,当初她跟萧景平静分手后,从餐厅里走出来时,楚珏说的话

    “薄荷,你可以啊。我都没有想到你这么有手段!”

    “那个女人是你找来的吧。”

    她跟萧景离婚能不能过的好,能不能过的幸福或许很难说,可是不管她过的再不好,那也是她自己的选择。

    不管她的人生多么苦难,不管她遇到的男人多么渣,那都是她的选择,是苦是累,是好是坏,那都是她自己的事情,她的人生不需要另一个人来插手!

    要是每一个人都以我没有恶意,我是为你好来做借口,那人生还是她的人生吗?!

    不是!

    没有一个人的人生是按照别人的期望走出来的!

    所以,她真的受够了。

    受够了,这种顶着无数伟大光环,美名其曰的关心!

    薄荷不知道自己应该有什么反应,或许什么反应也都不合适了,不知道怎么的,她忽然想起当初景致曾经跟她说过的。

    景致说,靳妙妙的问题不在于她经历了多少苦难,而是在于她已经没有了从这种苦难里离开的能力。

    简单的说,就是明明一件很小的事儿,最多别扭一天两天,豁达的人甚至会直接抛到脑后,把那件事儿忘记。但是靳妙妙不会,她心思比较重,会放在心上一再琢磨,把每个字拆开细扣,每个词语一再琢磨又琢磨,最后的结果,就是钻进死胡同里再也出不来。

    那是她还怨景致乱讲,努力为靳妙妙辩解,她只是心思敏感一点而已,可事实上,景致说的是对的。

    薄荷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有什么反应,又沉默了许久后,她才哑着嗓子道:“无论你多么怨我,甚至恨我”说出恨这个字眼的时候,薄荷的心脏又一阵疼痛,不过并没有到不能忍受的地步,可能是今天一天经历过的疼痛,实在太多了,所以麻木了。

    她微微喘息了一口气,这才继续道,“你也不能做出那样的时候,我爸爸他是你的长辈!”

    靳妙妙看着薄荷没有说话,其实那天的事情,正如薄履冰所说的一样,是一个意外。

    那天晚上,薄妈妈跟薄荷都不在,薄履冰喝多了酒,走错了房间,偏偏那会靳妙妙意外的发起了高烧,整个人没有一点力气,根本推不开薄履冰。

    若是她没有怀孕,可能也不会有接下来的情况,毕竟不管她多么怨恨薄荷,这些年她对她的好,她都看在眼里,可是她怀孕了,所以只能任由事情发展到这一步。

    啪啪!

    这是巴掌拍响的声音。

    一直坐在角落,安静看戏的秦央,欣赏够了薄荷用痛苦来形容都不足以形容的表情后,这才说道,“你们果真是好闺蜜,这感情啧啧”

    听起来像赞美,可是其中蕴含着的讽刺,哪怕傻子都能听的出来。

    不过薄荷并没有给予她丝毫反应,这些话要是搁在以前时,没准能够让薄荷炸毛,但是现在

    秦央不满意薄荷的表现,她的眼眸一转,又接着道,“本来靳妙妙跟了你爸爸,成为你新任小妈这件事儿,其实是可以瞒着你的,你知道为什么她愿意来亲自说明真相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